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专栏申请| 原创投稿 | English
品牌联盟网 > 人物频道 > 品牌人物

孙宏斌不是神

分享到:
日期:2018-04-04 浏览:554 来源:投资家网

  54岁的孙宏斌坐在香港万豪酒店三楼宴会厅主席台上,嬉笑怒骂,脱口成章。

  半年前的9月1日,有传言,他在这里提起乐视,情动之下落下了男儿泪。但仅相隔半年,他的心境已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仿佛忽然间豁然开朗,不再困扰于乐视的困境。

  承认失败,直面现实。

  这并不是一个容易做的决定,超过160个亿的资金,虽然目前仅仅只是财务数字上的计提和转移,但仍然意味着孙宏斌的决策失误、投资失败。

  不过,必须承认的是,孙宏斌的勇气和决断不由得让人佩服:直面失败、主动承担、切割乐视,以此隔绝影响。融创中国董秘高曦说,计提之后,乐视的负面影响可以忘了。

  数据来源:wind、亿翰智库

  而在乐视的失败投资之外,是融创交出的2017年成绩单:销售金额3620.1亿,同比大增140.3%;营业收入658.7亿元,同比增长86.4%;毛利率20.7%,较去年同期提升7个百分点;公司拥有人应占溢利110.0亿,同比大增344%;融创建议派发2017年度末期股息每股0.501元,同比增长94.9%。

  业绩会上,孙宏斌说,“我十几年前就不争第一了。上学时想争第一,长大以后觉得争第一没啥意思。”

  经历过大起大落,历经了成败坎坷,现在的孙宏斌早已不会为一时的失败所惑。在他看来,有成功,有失败,这才是他的快意江湖。

  01

  成

  “并购万达的时候,有个朋友问我,别人都觉得敏感,你为什么还买。我说王健林就没有给任何人机会,他第一个找我谈就成了。为什么我们成了?因为我名声好。没有信用和口碑,别人并购不找你。”

  事隔8个月后再提起融创与万达的这一宗世纪并购,孙宏斌的得意之情仍然溢于言表。这或许将是孙宏斌此生最大、也是最为成功的并购案例。

  很难再有这样的机会和条件,让一家中等规模房企,能够以这么便宜的价格,一次性吞下如此大规模、优质的土地。

  资料显示,融创收购的13个万达城位列广州、重庆、成都、青岛、无锡等一二线省会和重点城市,总建面约5897万平方米,其中自持面积约924万平方米,可售面积约为4973万平方米,可售占比高达84%。

  一次性吃下超5000万平方米土地的机会,在中国房地产发展史上都可谓是绝无仅有。据此估算,经万达一役,融创的土储跃升至行业前三,仅次于恒大和碧桂园。

  充沛的土地货值让融创在规模角逐上有了一较前三的底气,但并购万达文旅城为融创所带来的好处绝不仅止于此。

  据计算,按照438.44亿元交易对价和454亿元总负债,孙宏斌拿到万达城4973万平方米可售面积的平均成本只有约1700元/平方米,每平方米楼面价不足融创公开市场拿地价格的1/3。

  而且,在这大批量的货值当中,有部分更是当期即可进行销售的现货,年报显示,收购万达文旅城项目权益在2017年度已为融创贡献交付物业约182.7万平方米。据此推算,收购万达文旅城项目为融创全年3620亿元销售金额的贡献占比只会更大。

  这也就意味着,并购万达文旅城的货值,能够以一种极为快速地方式在融创的销售金额、销售收入上产生化学作用,转化成可观的数字回报,对于追求高周转、现金流的融创来说,可遇而不可求。更为重要的是,因为低廉的成本,这部分货值不管是毛利率表现还是净利率表现,都一定不会差。

  这是实施并购才有可能实现的“化腐朽为神奇”,这是只有并购狂人孙宏斌才有可能做成的生意。

  不然,看这组时间表:仅仅看了三天万达的账本就决定收购,前后仅半个月就敲定买卖,正式对外签署合约前150亿元首付款就已到万达账上。

  一笔总涉资金额近千亿的买卖,在如此短的时间之内就能够当机立断、做出决定,这样的胆识、魄力和勇气,在房地产行业中,或许找不出第二个。

  02

  败

  “人有时要敢叫日月换新天有时候也要愿赌服输。”

  面对投资人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孙宏斌是稍稍低着头,看着前面的地板,声音低沉,语气中不自觉带出一丝悲壮。

  你很难相信这个人与前面意气风发买下万达文旅城的人的是同一个人,但这确实是同一个人的两面。对于生性桀骜、恃才自傲的孙宏斌来说,说出这样的话或许并不容易。

  从最开始那场同袍偕行、兄弟情深的乐视&融创战略投资暨合作发布会,孙宏斌扮演救世主、白武士,150亿元驰援乐视到贾跃亭出走,乐视债务危机爆发,孙宏斌入主、出任董事长;到乐视网重组乐视影业失败,乐视网复牌连续跌停;再到孙宏斌辞任董事长,融创全额计提投资乐视坏账损失。

  这过程当中,孙宏斌的心情应当是复杂的。

  最初扮演白衣骑士时,孙宏斌是抱着英雄惜英雄,拯救乐视与贾跃亭于水火之中的心态,同时,他也看好乐视的大消费板块,为融创未来的转型发展做准备。

  进入乐视以后,孙宏斌才发现,乐视的问题原比他最开始预计的要严重得多,资产切割和债务解决难度极大,但此时,他仍希望,透过乐视上市体系与非上市体系切割方式,将乐视引入正轨。

  2017年7月,乐视债务违约遭银行资产冻结问题曝光,贾跃亭“极不情愿”地辞去了董事长,孙宏斌“极不情愿”地担任董事长。9月份融创香港业绩会上,孙宏斌甚至哽咽立誓,“一定要把乐视做好”,“做不好乐视将是一辈子的遗憾”。此时,孙宏斌仍未放弃乐视,仍然想要将这一盘散沙凝聚成塔。

  到今年1月份,乐视网复牌前夕投资者会上,孙宏斌原本坚定的态度开始出现微妙转变,“我会尽力(将新乐视做好),希望不留遗憾。但如果仍然没有办法,那也只能遗憾,人生有很多遗憾。”对乐视心灰意冷之态开始显现。

  再到此次融创2017年度业绩会上,融创全额计提投资乐视坏账准备,孙宏斌承认乐视投资失败,并向投资者公开道歉。

  万科换届前夕,王石曾经慨叹,“人生中,有时候,选择放弃比选择坚持更难。”

  回望融创投资乐视这一年多走过的历程,对于孙宏斌来说,选择承认投资失败,放弃乐视,或许也正是这样一个艰难的过程。

  03

  神

  有意思的是,并购万达的精彩一役,和投资乐视的失败经历,均是发生在2017年,孙宏斌53岁的这一年。

  这就产生了报表上非常戏剧性的一幕:

  截至2017年12月31日,融创因收购若干万达文旅城项目、天津星耀五洲项目、合肥融科城及武汉天域项目权益而录得收益234.2亿元,致使集团的其他收入及收益由截至2016年12月31日止年度的人民币32.8亿元增加至截至2017年12月31日止年度的人民币279.2亿元。

  同一份报表上,融创计提应收乐视相关公司及其关联方的款项的坏账损失拨备人民币21亿、99.8亿的减值拨备以及对于乐视相关公司的投资按权益法入账录得投资损失人民币44.8亿,共计165.5亿元。此前,融创中国向乐视体系投入超过168.3亿元,几乎全额计提。

  一增一减,一盈一亏,截然不同的两笔投资,却是出自同一人的手笔。

  对于成败,孙宏斌有着清晰的认知,他说,“做生意肯定是有输有赢的,如果一直是每件事都赢的话,风险控制肯定是很难的,因为有些机会就不是你的。”

  他说,“没有经历,没有痛苦,没有吃过亏,你就不可能成长。”

  遗憾的是,世人往往喜欢将崇拜的企业家神化,认为他们永远不会失败。迄今为止,仍然有数以万计的散户坚守在乐视网的股市漩涡当中,坚信孙宏斌会带领着他们最终得救,实现财富的美梦。甚至有人说,仅仅孙宏斌三个字,就值300个亿。

  但,孙宏斌不是神。他哭过笑过,成功过失败过,辉煌过也跌落过,但一直在路上,从未停歇。

  人生之光荣,不在永不失败,而在能屡仆屡起。孙宏斌的故事之所以称得上传奇,个中魅力或许正在于此。

  现在,站在3000亿规模上,手握900多亿现金、2.18亿平方米土储和3万亿货值,孙宏斌终于有底气说出“不争第一”这句话。

  “他的目标,在于诗和远方。”

TAG:孙宏斌 乐视 融创

网站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品牌联盟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网站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采集,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侵犯到您的权益需要同本网联系,我们会立即处理!投诉电话:010-51581866转网络部
扫描左侧二维码或直接加微信号“brandunion”关注品牌联盟官方微信公众平台。

热点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