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专栏申请| 原创投稿 | English
品牌联盟网 > 人物频道 > 品牌人物

一腔孤勇孙正义,软银帝国的最终决策者

分享到:
日期:2018-01-04 浏览:479 作者:木木子 来源:投资家网

  去年,中国打车行业巨头滴滴出行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程维试图拒绝传奇投资者孙正义的投资。据知情人士透露,程维回复孙正义,滴滴已经完成了100亿美元的融资不再需要资金支持。孙正义接受了,说好吧,并暗示他会转而支持滴滴的竞争对手。结果众所周知,程维最终妥协并接受来自孙正义的50亿美元融资,这是科技类初创公司有史以来数额最大的一笔融资。

  11月份,孙正义也采取了相似的策略,他开诚布公地告诉优步如果不能与其谈妥,他就会转而支持优步的竞争对手Lyft。结果是,优步于上周公布了一笔90亿美元的融资。

  去年一整年,孙正义在科技行业频频动作,势不可挡。他为软银计划的1000亿美元的Vision Fund科技基金找到了包括沙特阿拉伯王储和苹果的蒂姆·库克在内的有力赞助者之后,接连参与了数十家公司的融资活动,其内容覆盖广泛,包括打车服务、芯片制造、共享办公、卫星制造、机器人制造、甚至是室内种植。

  多年来,孙正义特立独行的投资行为让仰慕者和批判者同时感到困惑。近年来对其个人的狂热崇拜也不例外。据知情人士透露,在持续不断的交易中,孙正义以其超厚支票为武器,要求与公司创始人进行面谈,并鼓励他们索取比预想中更多的资金支持。随着商业帝国的展开,孙正义日益增强的影响力让其竞争对手感到不安。无论是好还是坏,他在不断改变着创业投资的游戏规则。

  “这确实没有先例,”芝加哥大学布斯商学院创始人之一兼教授史蒂文·卡普兰表示。“这种改变是否有作用,目前尚无定论。”

  孙正义的投资策略范围极广,不易归类。他称自己是信息革命的忠实信徒,支持所谓的“奇点”时刻,即未来某一天电脑会与人脑和身体相结合。但是,有人对此怀有质疑。他们想知道打车服务如何与资金管理相匹配,或者卫星技术与室内农业又有什么关系。

  现年60岁的孙正义自1981年创立软银集团以来,已经完成数百次投资,在互联网泡沫时期,也曾短暂成为世界首富,但是其中的绝大多数交易失败了。而孙正义的名声鹊起主要依赖于一笔交易:2000年向阿里巴巴集团投资2000万美元。

  目前,软银集团股份的市价约15.5万亿日元(约合1380亿美元),可以说这是一笔有史以来最赚钱的投资项目之一。但是在许多人看来,这只是一次侥幸的投机行为。孙正义走了一次运,他还能再次复制自己的成功吗?

  孙正义拒绝对此事发表意见。一位软银的发言人曾回应,孙正义的成功并不仅仅依靠阿里巴巴得以证明。对Sprint、雅虎、Supercell和包括Clash Royale在内的游戏开发商的投资都是其能力的佐证。

  “每分钟价值10亿美元”

  孙正义最新一轮的交易狂欢始于2016年9月。当时沙特阿拉伯副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飞往东京,为其国家摆脱石油危机而寻找可能出路。他选择与孙正义会面,孙正义提出建立史无前例的投资基金来资助科技创业公司。在不到一小时的时间里,本·萨勒曼同意成为基金的投资者。“45分钟,450亿美元,” 孙正义在9月份大卫·鲁宾斯坦的节目中说道。“每分钟价值10亿美元。”

  孙正义没等这笔钱到位就开始大刀阔斧进行投资。普瑞奇研究公司数据显示,他于去年完成了大约100笔投资,总价值达360亿美元。这比硅谷中两个重量级公司—红杉资本和银湖的投资总和还要多。

  更令人惊讶的是,尽管软银的智囊团来自德意志银行、高盛和摩根士丹利,但是它的交易基本是孙正义一个人的决策意志。副职人员对孙正义的做法报有不同的意见,但是孙正义却是最后的决策者,他有很多自主的想法和意见。

  显而易见,他是Vision Fund科技基金中唯一一个决定性人物,而大多数投资基金会有几个有影响的人同时做决策。

  “孙正义具有100%的决定权,”一位同意出售子公司股份的CEO如是说。“好吧,99.9%可能会更准确。”

  当遇到更为复杂的交易框架时,孙正义通常会和他的公司要员一起,比如优步这笔投资。在此情况下,软银由于董事会的意见不一致以及涉及众多投资者的利益而通过巧妙的法律支持收购了大部分股份。

  软银发言人对此回复:“公司的决定是经过应有的调查和程序后作出的。”

  孙正义的做法常常与众不同。他经常邀请创业者去东京面谈,当然,用英语。他通常会在软银集团的26层会议室召开正式会议。根据曾参与会议的人透露,正式会议之后,孙正义和顾客以及员工将移步至同一层的私人用餐区。与会者可以在他的花园漫步或者在传统的榻榻米垫子上休息。孙正义的私人厨师会给客人准备日本特产。电视的大屏幕上经常回放软体银行鹰队的棒球比赛。

  “他问了很多问题,”卫星提供商OneWeb的首席执行官格雷格·惠勒说道,他于2016年12月获得软银的10亿美元投资。“如果你喜欢认真思考、快速思考,并探索思考的可能性,那将会是一种奇妙的刺激体验。”

  在与初创公司创始人会面之前,孙正义的员工会尽职尽责准备周全。因此,在会面开始之前孙正义就清楚自己是否会投资。在会面的过程中,他的问题通常集中于督促创始人更广泛的思考发展前景。

  尤金·艾齐科维奇五月份被邀请到东京。他是一位住在圣地亚哥的著名俄罗斯神经学家,经营着一家为机器人造大脑的公司。艾齐科维奇希望孙正义的投资数额能达“数千万”,这样他的公司就能在10年到20年间开发出可以广泛使用的机器人。“他打断了我的演讲,然后说"我知道了",”艾齐科维奇回忆道。“你需要多少钱才能实现你的规划。”

  这位俄罗斯人意识到,孙正义能够给他超过预期的资金,唯一条件是加快研发速度。孙正义不想等上10年或是20年。他希望在三到五年间拥有全智能机器人。“机器人无处不在,这就是我们的愿景,” 艾齐科维奇说。“唯一令我抓狂的事情就是进展太慢。面对孙正义,我棋逢对手。”

  2017年7月,软银宣布向艾齐科维奇的大脑公司投资1.14亿美元。这个俄罗斯人欣然接受这笔钱,但是他也承认,孙正义的期待给他带来不小压力。

  通常,孙正义在保证资金到账后基本不做任何干涉,除了通过电话和电子邮件与创始人保持联系。他只出席少数几家公司的董事会,包括Sprint、阿里巴巴和安谋国际科技—他在2017年斥资320亿美元收购了这家芯片制造商,这是他职业生涯中最大的一笔投资。在Sprint经营困难时,他也确实参与公司业务的运营中。

  虽然有人质疑给创业者这么多的资金支持是否明智,但是也有不同的观点解读孙正义在2017年的“闪电战”。经此投资,软银在超过12家全球最著名的初创公司中具有股份,其中包括最有价值的优步和滴滴。在这个过程中,孙正义展示了其可以通过一张支票去帮助企业家们追逐野心勃勃且代价昂贵的梦想。曼格鲁夫资本合伙公司的合伙人马克·兔斯兹说道:“对于所有与我一起工作的创业者来说,孙正义排在他们融资名单上第一位。”

  嘘声一直存在

  孙正义的一生都面临着质疑者的怀疑。他在日本南部的九州岛长大,由于他的韩国血统而备受欺凌。父亲的关爱不仅弥合了孙正义童年的创伤,还令其十分爱护儿子,并十分赞赏其在商业上的聪明才智。16岁时,孙正义在离开日本到美国留学,之后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开始自己的创业生涯。他从日本空运一批太空入侵者游戏机,并发明了一款电子翻译器,以100万美元的价格转手卖出。

  在回到日本建立自己的帝国后,孙正义喜欢谈论他如何以自己的行动证明那些质疑者是错误的。他于早年间投资了雅虎和雅虎日本以及阿里巴巴。他接管了沃达丰的日本无线业务,当时所有人都认为该业务毫无前景。此外,他说服史蒂夫·乔布斯将iPhone手机的日本独家授权给了他,促使其变成一个有力的竞争对手。

  在跌跌撞撞中,孙正义也收获许多。在网络技术繁荣时期,孙正义是最具激情的投资者之一,他投资支持了800多家创业公司去试图创建他所称的“网阀”(netbatsu),即旧时代日本财阀在数字时代的变体。但是随着经济崩溃,几乎所有这些公司都倒闭了。孙正义的损失比其他任何人都要多,约有700亿美元。

  孙正义现在不再使用之前的言辞,但是他所投资的领域隐约显示出他原有的理想勾画。他称自己投资的初创公司的员工为“同志”,并认为他们是软银集团的一份子。他谈到了软银与其它公司合作的机会,即使彼此的共同点是孙正义的钱。

  伯恩斯坦公司的分析师克里斯·莱恩表示,在他与之交谈的投资者中,有80%的人对孙正义持怀疑态度。他们认为孙正义是一个在投资方面承担巨大风险却可靠的电信运营商,并且在科技投资领域并没有表现出多少才能。莱恩有证据支持此种怀疑:在扣除所有债务后,软银在阿里巴巴和其他资产上的股票价值超过19万亿日元,但是软银的市值仅为9.8万亿日元。这就像你的邻居有一个装满100万美元现金的手提箱,但是你只会给他50万美元,因为你总觉得他在去你家的路上会失去剩下的钱。批判者不仅不相信孙正义可以投中下一个阿里巴巴,相反却认为相信他会挥霍掉已经拥有的东西。

  “如果你认为这是一个电信公司,却不务正业做些不相关的投资,很可能会赔钱。那么保持怀疑是合理的,” 莱恩说道。“但是如果你认为这是一家拥有良好业绩的高科技投资公司,那么就会得到许多不可思议的机会。”

  莱恩于去年10月份开始从买入评级角度对软银进行报道,因为他是孙正义的信徒,认为其是科技行业的沃伦·巴菲特。然而从彼时开始,对于孙正义的资产和其市场估值的低估从41%扩大到50%。

  孙正义经常在与投资者的电话中讨论低估问题,有时他表现得很沮丧,有时又很高兴。去年5月份,他将软银比作产金蛋的鹅,并辩称自己的公司没有为它的蛋赢得荣誉,更不用说它的鹅了。“鹅比金蛋有更大的价值,我不知道人们是怎么想的,”孙正义说,接着补充道。“如果你问我的看法,我认为它最好是被低估的,因为这将为经济增长留下空间。”

  优步的尝试

  在孙正义的投资中,可能没有哪一次比优步这次投资对他的声誉影响更大。软银首席执行官达拉·科斯罗萨西曾承诺要修复有毒文化,克服监管阻力,在一路领先的优步成功上市前展开行动。“对于软银来说,这是一次关键的考验,”莱恩说道。“市场将通过优步的IPO来评判孙正义。”

  孙正义拥有潜在优势。软银拥有美国、中国、印度、巴西和东南亚最大市场份额的打车软件公司的股份。所以,孙正义可能会促使竞争对手之间和平解决问题,并在某些国家合并业务,为司机和客户节省下数十亿美元的补贴。据知情人士透露,东南亚最大的打车服务公司Grab可能会收购优步在该地区的部分业务。滴滴也会采取行动,以加快其在中国以外市场的扩张步伐。

  但是,孙正义能够做的事情是有限的。他并没有取得包括优步和Grab公司在内任何公司的控股权。因此,如果管理层或其他投资者强烈抵制,孙正义并不能强迫其同意,但是他可以帮助其认识到属于自己的经济利益。莱恩认为:“软银将尽最大努力消除不健康竞争。”

  从长远来看,孙正义不得不好好考虑如何将他的众多投资组合在一起。在2017年6月举办的公司年度股东大会上,他以一段令人尴尬的视频结尾,该公司多年来一直用该视频阐述其对未来科技的看法。视频开头是一个金发男子在乱世废墟中徘徊。“悲伤是人类必有的情绪,”他凝视着镜头说道。“从一开始,人类就试图战胜悲伤。”这段视频解释了科技如何将人类与世界的对立面连接以来,并让他们分享想法和思想。视频以那个男人穿过及腰草地结束。他说:“我们将共同开启通往幸福与欢乐的新世纪之门”。

  正如他的同盟者所描述的那样,孙正义的远见似乎是基于对未来技术社会的普遍乐观,而此种未来已经被许多行业领袖所反复阐明:一万亿个相互连接的设备产生的数据被人工智能分析,从而创造出更美好的世界。

  一次软银会议上,孙正义花时间回答了“阿里巴巴是他唯一一次成功”的论断。他调出一张幻灯片,上面列出了其他成功的交易。另一张幻灯片显示包括阿里巴巴在内他的投资每年有44%的回报,而不把阿里巴巴计算在内,也达到42%。

  “你可能会想,"你很幸运,因为你选中了阿里巴巴"。”他说。“这是真的,我非常非常感谢马云。这并不止是一次幸运的选择。也许终究事实会证明我是聪明的。”

  或许是因为他强大到不得不让人重视。

  Grab打车服务的创始人之一安东尼·谭回忆说,几年前,他第一次见到了孙正义,当时这位日本亿万富翁正在考虑投资他的创业公司。两人在聊天时,孙正义提到了早期他对马云的支持,当时马云是一位不知名的学校老师,而现在是中国最富有的人。“几年前,马云坐在那里。”谭回忆起孙正义对他说的话。“谭,如果你拿走我的钱,这对你我都有好处。如果你不拿走我的钱,对你来说就不太好了。”

  像其他人一样,安东尼·谭也拿走了孙正义的钱。

TAG:孙正义 软银 决策者

网站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品牌联盟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网站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采集,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侵犯到您的权益需要同本网联系,我们会立即处理!投诉电话:010-51581866转网络部
扫描左侧二维码或直接加微信号“brandunion”关注品牌联盟官方微信公众平台。

热点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