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专栏申请| 原创投稿 | English
品牌联盟网 > 人物频道 > 品牌人物

“王者荣耀之父”姚晓光

分享到:
日期:2017-11-13 浏览:464 作者:杨芬 来源:企业观察家

  从迷上游戏,到终于迎来一款刷新世界游戏行业认知的现象级手游,姚晓光用了差不多20年的时间。站在香港尖沙咀的豪宅里眺望,他再也不用说自己是“无产阶级游戏制作人”了。

  2014年知名媒体人程苓峰发表了一篇预测腾讯市值的文章《腾讯10年内市值4000亿美元》,在当时这个高度看来有点天方夜谭,因为当时中国最大市值的公司中石油市值也仅有2300亿美元。但现在,腾讯只花了3年多的时间就实现了。2017年8月10日,腾讯市值达到31305亿港元(4000.4345美元),正式突破了4000亿美元大关。如果说有什么量变引起了这种质变的话,那答案里面绝对少不了已成为现象级手游的《王者荣耀》。

  《王者荣耀》堪称腾讯的印钞机。据官方统计数据显示,目前《王者荣耀》注册用户已超过2亿,日在线人数已达5000万,每7人中至少有一个人在玩《王者荣耀》。腾讯内部人士也曾向媒体透露过,《王者荣耀》最高日收入就可达到2亿元,一个刚上线的赵云皮肤一天收入就能达1.5亿元!预计2017年《王者荣耀》将为腾讯手游贡献270亿元收入,占据整个手游行业收入的33%。

  微信爆火后,一篇《我所知道的张小龙》传遍大江南北,让“微信之父”张小龙封神。

  作为腾讯又一现象级产品,“王者荣耀之父”姚晓光第一次被关注,却是他两个月前拿着9800万元港币,在香港尖沙咀买下一处206平方米的豪宅。

  传闻,他2016年的年终奖2亿元,买楼还不到一半。

  这是他1993年没想过的,因为“当决定做游戏时,游戏在中国还称不上是一个行业”。

  【年少种下的种子】

  1993年,姚晓光刚上初三,每逢周末就会和同学一起去父亲的办公室折腾那台长城电脑,还吵着要父亲也给他买一台。父亲有些犹豫,毕竟姚晓光年纪还小,买台电脑要花几千元钱,这笔钱足以把家里重新装修一遍,再添些大件家具,用来买电脑会不会太奢侈?

  ??“考察”几次后,父亲发现,姚晓光不仅能熟练操作电脑,还会用BASIC编程。暑假,父子俩跑遍了大大小小的电脑公司,最后骑了一个小时的自行车,从南昌大学对门的一家店里买回来一台386。“那时候全校只有我一个人有电脑,感觉自己很有面子。”回忆起这一幕,姚晓光十分开心。

  17岁生日那天,姚晓光请同学来家里玩,饭后一起玩一款游戏——《暗黑破坏神》(暴雪公司出品)。一番鏖战后,游戏通关,姚晓光下了决心,今后一定要做出一款超越《暗黑破坏神》的游戏。

  接触电脑之前,姚晓光的业余爱好是画画。房子、树木、怪兽、外星人……面对一张白纸,涂抹出一个光怪陆离的世界,他觉得很有成就感。按照自己的想法创造世界,这也是他日后毫不犹疑地选择游戏开发作为事业方向的原因。

  有了自己的电脑后,从BASIC、Visual BASIC到C++,姚晓光对开发工具的掌握越来越熟练。

  上大学后,他仍一心研究怎么做游戏,偶然机会接到一个“外包”项目:一个上海的创业者委托他和同学做一款《炸弹狗史丹莫》的游戏。

  他们兴致勃勃做得差不多,跑到上海想“交货”时,对方摸摸钱袋子,抱歉说钱不太够,这项目做不起了。

  这个创业者叫陈天桥。那时他的盛大刚成立,动漫社区不盈利,公司还生死未卜。

  2000年大学毕业,父母都是电厂职工,可以安排姚晓光进电厂工作,每月工资1000元。

  可是,他早下定决心要靠游戏养活自己。

  “那好,你要做游戏我们不拦着你,但你必须保证新工作的收入至少是电厂的五倍。”母亲本以为这样的“威胁”能吓到他,谁知北京一家“极光工作室”来找,给他开的月薪正好是5000元。

  他兴奋地收拾铺盖开始“北漂”。

  除租房和吃饭外,他每月拿出1000元,去北大光华学院参加网络技术培训,还冒充北大学生去蹭免费讲座。

  没多久,他又跳到一家名为“创意鹰翔”的工作室,那里都是热爱游戏的青年,可惜光有热情没有流量,所做的游戏没多大起色,他又得走了。

  “这个行业是被称为没有‘钱途’的,何苦做游戏呢?”那段时间,年轻的他陷入迷茫,在一篇随笔中这样写。

  2001年开春,他到福州,加入“天晴数码”公司,研究一款《幻灵游侠》的游戏。

  很长一段时间,为开发游戏,每天“晚上”结束工作回到宿舍,他打开电视看到的节目是“早安,中国”。

  游戏上线后,效果还行,他终于赚到一点钱,却还是选择离开。

  他始终觉得不够自由,做游戏的钱不是自己出的,就没有决定方向的权力。

  “那时我是个无产阶级游戏制作人。”他曾在受访时调侃说。

  而天晴数码后来改名“网龙”,创始人刘德建后来把公司的拳头产品91助手卖给百度,狂赚了19亿美元。

  不过,这已经不关姚晓光的事了。

  【辗转虚拟现实间】

  离开福州后,姚晓光重新北漂,在三环边上租了一间小屋,与创意鹰翔的陈承、张晓明一起,成立了全星工作室。他们三人拿出自己的积蓄,开始模仿《暗黑破坏神》,想搞一个《暗黑在线》的“大制作”。那大半年时间,是他人生最困惑、最沮丧的一段日子,也是他成长最快的日子。

  花掉了所有的钱,没有任何收入,计算机、上网的费用很高,服务器端、客户端,所有程序都得一个人做。独自窝在小屋里,天天通宵,天天写程序,没有任何社交活动,没有人和自己说话。虽然在拼命往前爬,但梦想还是离自己越来越远,看不见一丝希望,最后甚至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做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做。

  2002年“五一”那天,《暗黑在线》开始测试,女朋友正好要离开北京,姚晓光把她送到火车站,没等她进站,晓光就转身走了。他现在满脑子都是程序、Bug,别的什么都顾不上。

  《暗黑在线》测试当晚,服务器同时涌入了4000多人。看着满屏的玩家,晓光的眼睛有点涩。

  但那个时候,盛大代理的韩国游戏《传奇》风头正劲;网易的《大话西游2》上线,一年里网易股价涨了100多倍,紧接着又出了《梦幻西游》……没人注意到《暗黑在线》这个只由3 个人开发的、准专业级的游戏。

  他再次被现实击倒。

  回想起1998年,他在一篇随笔中斗志昂扬地写道:“为中国游戏业呐喊,希望在2000年我们能看到国产游戏精品的诞生。”

  都已经到了2003年了,且不论有没有国产游戏精品出现,至少那些叫得上名的国产游戏,跟他都没啥关系。

  然而,碰壁后,有人心灰意冷地退出,有人则开始反省。惯于思考的姚晓光意识到,游戏已不再是两三个人能做得起来的。尽管把一套网游的技术全部实现了,但个人的力量太过微薄,做出的成品也只是比业余的完整一些罢了。看看周围,技术正在快速发展, 2D 技术已经日趋成熟,门槛不断降低,很难再有竞争力。因此,在协助陈承和张晓明制作《武林奇缘》的同时,姚晓光开始学习 3D 技术。只不过,这段蛰伏期他仍是没任何收入。

  2003年2月,工作室开不下去了,姚晓光带着3D引擎加入盛大,成为《神迹》的首席制作人,开始了那段“痛并快乐着”的日子。

  盛大代理的《传奇》爆火之后,和《传奇》韩国开发商的版权纠纷闹得沸沸扬扬。陈天桥越来越觉得自我研发太重要,于是找来姚晓光做《神迹》。就是在《神迹》研发部门的墙上,姚晓光贴出了“让我们悄悄超过 BLIZZARD(暴风)”的口号。

  谁知《神迹》上线之后,姚晓光却住院了。他的左腿已经断断续续痛了两年。到医院一检查,病情挺严重的,做了两次手术,左侧胯关节被取出,很长时间内要拄着拐杖,以后走路都会比别人辛苦一些。

  整个2004年,姚晓光花了很多时间养病,期间读了很多书,还顺手牵头把《网络游戏开发》这本书翻译成了中文,启蒙了不少年轻制作人。

  他也趁机反思了一下自己的生活。过去他几乎把所有时间都放在虚拟世界上,每天十几个小时对着电脑。他认识到这绝对不是一种健康的生活方式,生病了才发现只有亲人和挚友才能陪你走一辈子。他觉得过去忽略了很多生活里的乐趣,换来的只有一点因为“受人关注”而产生的微不足道的快乐。但是他转念一想,又觉得这点微不足道的快乐,其实也足够了。

  《神迹》上线效果差强人意,其他公司不断来盛大挖人。姚晓光2005年年初复工,腾讯副总裁唐毅斌专门来拜访他,希望他加入,姚晓光没答应。

  也是2005年年初,史玉柱用重金和20%的股份把盛大的林海啸挖走了,顺带整个《英雄年代》团队。半年后巨人的《征途》上线,跟《英雄年代》有道不明说不清的关系。

  2007年,巨人上市。林海啸被史玉柱请出局,但身家已经10亿元。

  而腾讯还是想要姚晓光。被腾讯撩拨了一年,姚晓光终于被打动,到了腾讯。

  【在不可能中寻找可能】

  《QQ飞车》是腾讯第一款自主研发的竞速类休闲网游,奠定了琳琅天上工作室在腾讯内部的地位,同时也是现任天美工作室群总裁的姚晓光进入腾讯后主导的第一款游戏。

  当时腾讯旗下的游戏基本以代理为主,而《QQ飞车》的出现开始改变这一窘境。

  2008年1月,《QQ飞车》开始公测,不到10天,最高同时在线人数就突破了30万;到了2012年8月,《QQ飞车》的同时在线人数突破了300万,成为首款突破这一数据的国产休闲游戏,也是很长一段时间内腾讯自研唯一过百万同时在线的产品。

  2012年6月,琳琅天下工作室又推出《御龙在天》端游,同年最高同时在线人数冲到50万,是腾讯当年表现相当好的自研MMO端游。因为《御龙在天》,腾讯终于有一款拿得出手的自研大型RPG端游,也是腾讯开始注重内部研发能力的一个里程碑。从开始涉足自研,到拿出自研的大型MMO精品,琳琅天上的《QQ飞车》和《御龙在天》这两款游戏都给腾讯自研带来了很大的信心。

  2012 年下半年,微信已经拿下两亿用户,无人可挡。马化腾出去演讲,说腾讯要做一个移动互联网开放平台。讲了很多,大家只记住一句话,“移动互联网最先规模化盈利的可能在移动游戏方面”。

  不久之后,被委以重任的姚晓光从腾讯上海要了一支专门研究手游但几乎没有产品经验的团队,成立了一个新的手游工作室,取名“天美艺游”。

  这支团队核心成员本身就是收购回来的,内部有点官僚主义。姚晓光挑了两个核心产品线的人,集体出差到深圳开发。

  出乎很多人意料的是,2013年8月和9月分别上线的《天天爱消除》和《天天酷跑》两款游戏均大获成功。《天天爱消除》上线10天注册用户突破4000万,日活跃用户达到2500万,在微信的助力下大量用户迅速涌入。之后天美艺游也逐渐开发出更多的天天系列产品,《天天连萌》《天天飞车》《天天炫斗》《天天风之旅》《天天来塔防》《天天传奇》,等等,覆盖了跑酷、塔防、塞车等多种休闲游戏类型。

  时至今日,这个当初随2013年微信游戏平台启动而诞生的“天天”系列,已被刻进了腾讯手游的基因中。

  到了2014年10月,腾讯互娱开始进行组织架构调整,将原有的琳琅天上、天美艺游、卧龙、量子、光速、魔方、北极光和五彩石8个工作室撤销,分别并入天美、光子、魔方、北极光4个工作室群,各个工作室群独立负责自主研发游戏产品的开发和运营。而其中,琳琅、天美艺游、卧龙工作室都并入天美,由姚晓光总负责。

  在合并之前,腾讯互娱旗下的卧龙工作室常常被调侃为“酱油型”工作室,“立项三年,内测三年,修修改改又三年”,而就在并入天美的第二年,他们上线了《王者荣耀》。

  接下来的故事,大家看过文章开头已经知道了。

  究竟《王者荣耀》有何魔力,让2亿用户着迷?

  在2017年6月11日的香港“筑梦未来”青年创业论坛暨科创展览上,姚晓光作为演讲嘉宾,道出了其中的奥妙。

  他说《王者荣耀》之所以这么火,因为解决了以往手游被诟病最多的三个问题,即竞技缺乏公平、游戏体验重复和游戏节奏太慢。

  所谓竞技缺乏公平,即在《王者荣耀》前,很多竞技类手游的情况是,充钱才能变得更强,免费玩家永远不可能战胜付费玩家。

  “我们认为这是不公平的游戏。”姚晓光说,《王者荣耀》让公平竞技成为可能,每个英雄的能力都是固定的,取胜的关键在于技术和团队配合,这是玩家通过努力就能获得的东西。

  所谓游戏体验重复问题,即《王者荣耀》的队友组合和角色选择充满随意性,玩家不知道自己的4个队友和5个对手会选择什么英雄,且每个人的策略和打法充满变量,因而在对局中几乎不可能出现体验重复的状况。

  最后是解决了游戏节奏的问题,以往的电脑竞技游戏玩一局往往需要45分钟到1个小时,而玩一局《王者荣耀》仅需15分钟,适应了现代人碎片时间的特点。

  总之,《王者荣耀》的所有引爆点都被姚晓光想到了,而为了这一天,姚晓光用了差不多20年的时间。

  “也许你现在喜欢的东西,还没有被身边的人认可,但请不要放弃。”在香港的那个论坛上,已是“成功人士”的姚晓光对着台下数千名青年说,比起默认现状,青年人更该保持探索的眼光,相信自己,不断突破认知的边界,在不可能中寻找可能。

  不知台下的青年有没有听进去他这些“大道理”,反正,说完这话没多久,香港媒体就爆料他花9800万港元在港买楼了。

  站在尖沙咀的豪宅里眺望,姚晓光再也不用说自己是“无产阶级游戏制作人”了。

TAG:姚晓光 王者荣耀 游戏

网站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品牌联盟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网站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采集,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侵犯到您的权益需要同本网联系,我们会立即处理!投诉电话:010-51581866转网络部

相关资讯

扫描左侧二维码或直接加微信号“brandunion”关注品牌联盟官方微信公众平台。

热点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