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专栏申请| 原创投稿 | English
品牌联盟网 > 人物频道 > 品牌人物

姚老板的两年和三个七月

分享到:
日期:2017-09-30 浏览:492 作者:迟宇宙 来源:名人传记·财富人物

  万科的股东大会终于召开了,众所周知的原因,它被人为拖了许久。董事会终于选举了出来。作为第二大股东的宝能系没有提名董事人选,也没有委派代表参加股东大会。它支持了第一大股东的提议和提名,全力配合万科董事会改选。总之,它统统都赞成。

  作为最终的收场,它意味着持续了整整两年的“万科事件”尘埃落定:也意味着“卖菜的”姚振华姚老板又回到了起点,重新开始思考未来;更意味着,经过了三个七月的“锻炼”之后,事情已经发生了变化。

  2017年7月之后,无论被定义为“怂蛋”还是“汉子”,姚老板都将开始自己的未来。在此前的两年中,他得失参半,毁誉一身。但聊以自慰的是,宝能系所持有的万科股权,迄今依旧有200多亿浮盈。

  今天我们复盘姚老板的两年与三个七月,以其为样本进行观测,力图发现一些有用并且有趣的东西。

  2015年7月:事情正在起变化

  2015年7月,中国资本市场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危机。这次危机与2008年那次不同。2008年的危机,源起于美国2007年爆发的次贷危机,被美国金融海啸裹挟,再加上A股自身累积的泡沫过于浓郁,覆巢之下,无法独善其身。上证指数从最高的6124.04点,一年之间就跌到了最低的1664.93,从而开始了漫长的爬升之路。

  2015年的这次危机,是一场“独立”的股灾。不期而至的暴跌突袭,如疾风骤雨摧残中国股市,从6月15日的5178.19点跌到7月9日的3373.54点,只花了18个交易日。中国经济的基本面没发生变化,但财富却正在消弭于无形。事情正在起变化。“救市”的故事,正是从那个7月开始的。

  在深圳,2015年7月6日,万科公布百亿回购计划,称公司拟在回购资金总额不超过100亿元、回购股份价格不超过13.20元每股的条件下进行回购,若全额回购,预计可回购股份不少于7.58亿股,占公司回购前已发行总股本的比例不低于6.86%。

  这是一桩气势磅礴的“救市宣言”,无论是“国家队”还是中小投资者,都对万科的举措高声赞美,视其为“救市主”。

  国家救市号召、万科的回购计划、气吞万里如虎的救市宣言,让一位天生异相的企业家看到了机会。他知道,如果响应国家号召,紧跟万科的回购计划,他一定会赢得很多,包括投资收益、万科的尊重,以及中小投资者的褒奖。

  那一年7月10日,前海人寿宣布第一次举牌万科。当时披露的成交价区间为13.28~15.47元/股,成交股数552715065股。若以中间价14.375元/股计算,大约动用资金80亿元。

  前海人寿是“宝能系”前锋,虽然全国知名度不高,但在深圳地界上,宝能的姚老板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

  姚振华毕业于华南理工大学工业管理工程专业和食品工程专业,双学士。1992年创业,从蔬菜物流(“菜篮子”)做起,发迹之后,与万科董事局主席王石并列于深圳《特区拓荒牛卅载竞风流》上榜人物。在深圳本地的房地产公司排名中,宝能也屡屡与万科同台竞技。

  举牌万科的时候,宝能系已经形成了六大产业:金融板块、物流板块,物业开发、商业运营、民生产业、文化旅游。虽然宝能最初的举牌行为像是纯粹的财务投资,但因为产业板块的匹配,后来宝能的姚老板将自己定义为了“战略财务投资者”。

  这些匹配包括,双方在地产业务上有所重合,也都有做社区业务的基础,围绕社区进行布局。2013年,宝能曾宣布要在5年内投资1200亿元,建设40个购物中心,全部自持。但那几年,宝能仿效万达模式进行的商业开发并不成功,主要原因是地块位置较偏。因此有分析认为,宝能若与万科在较为偏远但成本低廉的土地上开发社区商业,不失为一个好的合作方案。

  这都是后话,如今则变成了废话。

  2015年7月25日,宝能系第二次举牌,其中前海人寿集中竞价买入万科0.93%的股份(买入成本13.28~15.47元/股),钜盛华集中竞价交易买入万科0.26%的股份(买入成本13.28-15.99元/股)。另外,钜盛华还以收益互换的形式持有3.81%的股份。

  此时的宝能系,已经展示出了其强大的能量,而姚老板似乎也从举牌和万科股价上涨中尝到了甜头。然而姚老板没有想到,他正在触碰以王石为首的万科管理团队的利益——万科的百亿回购计划中规定,“价格不超过13.20元每股的条件下进行回购”。

  姚老板的“救市”,变成了对万科百亿回购计划的消解。万科百亿回购的价格区间已经不存在了,修改回购价格区间则意味着交易成本的大幅增加;伴随而来的是万科管理团队通过资管计划进行的偷偷增持,姚老板的介入,使他们的增持成本抬高太多。可以说,姚振华破坏了这一切。

  8月26日,宝能系第三次举牌,前海人壽竞价交易买入万科0.73%股份,钜盛华通过杠杆工具买入4.31%。公告没有披露宝能系买入成本。虽然在此后万科第一大股东华润集团进行了象征性抵抗,但自这次举牌之后,宝能系迅速取代华润成为了万科第一大股东。

  在发出了气势磅礴的“救市宣言”之后,万科直到两个月后才启动了其百亿回购计划。2015年9月19日,万科公告称,9月18日公司首次实施了回购股份的方案,回购股份537.67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0.049%,最高成交价13.16元,最低成交价13.10元,支付的总金额为7069万元。

  2016年1月5日,万科A发布公告称,截至回购期限结束日2015年12月31日,公司回购A股股份数量为1248.03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0.113%,成交的最高价为13.16元每股,最低价为12.57元每股,支付总金额为1.6亿元(含交易费用),符合公司回购部分A股股份方案的要求。

  1.6亿元,这便是万科百亿回购计划一年期满时,为“救市”所付出的所有资金。这个笑话一样的数字遭到了中小投资者的诟病,其乌龟爬行的回购速度,也遭到了市场质疑,并且被许多市场人士认为,正是其百亿回购计划的迟滞导致了后面的被动。endprint

  在姚老板的第一个七月里,他的确赢得了很多,投资收益、中小投资者的支持、日渐上升的个人影响力。他似乎看到,自己正与万科的未来扭在一起。

  他或许会想起毛主席的《事情正在起变化》。毛主席说:“改造就是又团结,又斗争,以斗争之手段,达团结之目的。斗争是互相斗争,现在是许多人向我们进行斗争的时候了。”

  他决定去拜访一下万科的旗手王石,团结一下王石,改造一下自己。

  2016年7月:关于正确处理万科内部矛盾的问题

  无论是宝能的姚老板,还是万科的王主席,都应该在他们那次并不愉快的会面之后,好好学习一下毛主席的《事情正在起变化》。那是对他们双方心态的精准描述。

  “物极必反。我们还要让他们猖狂一个时期,让他们走到顶点。他们越猖狂,对于我们越有利益。人们说:怕钓鱼,或者说:诱敌深入,聚而歼之。现在大批的鱼自己浮到水面上来了,并不要钓。这种鱼不是普通的鱼,大概鲨鱼吧,具有利牙,欢喜吃人。人们吃的鱼翅,就是这种鱼的浮游工具。”

  姚老板迄今并未向外界透露任何他与王石会谈的具体细节。细节出自2015年12月17日《王石主席在北京万科的谈话》,地点是“北京万科会议室”。“谈话”内容很长,我们择其要点进行原文摘录:

  说起来也很简单,宝能系增持到10%的时候(编者注:2015年7月),我见过姚老板一次,在冯仑的办公室谈了四个小时,从晚上10点到凌晨2点。两层意思:一是给对方充分的尊重;第二,我以前没有见过他,也想领教一下新大股东的风采。他还是挺健谈,有点收不住嘴。主要谈了他的发家史,也谈了对王石的一分欣赏。言外之意是,我成了大股东之后,你王石还是旗手,还是这面旗帜,要维护的。

  我今天想谈的,并不是他说了什么,而是那天我说了什么。当时我的主要意思是,在那个时间点上选择万科的股票、增持万科的股票是万科的荣幸,但是你想成为第一大股东,我是不欢迎的。他没有料到我是这么一个态度。不欢迎的理由很简单:你的信用不够。所以我说,我不接受你,我个人来讲不接受你。万科的管理团队不欢迎你这样的人当我们的大股东。

  在那次交流中也谈到华润。他说你怎么能保证华润一直做第一大股东呢?我说当然我没有办法保证。他说既然这样,你为什么接受华润不接受我们,就是因为你不愿意接受我们的管理?我们也可以像华润这样做,信任你王石培养的团队,不插手。我说你错了,你们对万科根本不了解,你们对华润更不了解……

  这是王石在万科的内部“谈话”,一夜之间就在互联网上铺天盖地。它们如何出现、如何传播、如何在链路上放大效应,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时间和动机。

  在此之前,2015年11月27日宝能系再次开始增持万科A股票。

  12月4日起,隶属宝能系的钜盛华及其一致行动人前海人寿持续增持万科。

  12月11日,宝能系合计持有万科24.81亿股,占万科总股本的22.45%。

  宝能系第四次举牌万科,成为了万科确切无疑的第一大股东。《王石主席在北京万科的谈话》正是在此背景下流出,并在传播链路上发酵的。

  12月18日,宝能集团回应称集团恪守法律,尊重规则,相信市场的力量。同日13:00起万科A股票停牌。

  “谈话”出现之后,宝能的姚老板就变成了“野蛮人”“卖菜的”“收不住嘴”“信用不够”……姚老板天生异相,长得有点儿像精灵鼠小弟,“万科事件”鏖战最惨烈的时候,有一次“万科周刊”还特意推送了一条“看颜值”的图文,充满了挖苦和嘲讽。

  对于宝能的姚老板来说,2015年7月的会面虽然被拒绝了,被羞辱了,但毕竟是私底下的事情,知情的外人也只有冯仑,失了面子但算不上丢人。但《王石主席在北京万科的谈话》的刻意流出,则确乎是一种赤裸裸的侮辱。如果不反击,除了被贴上的标签会永远撕不掉,还会被生意场上的人认为是“怂蛋”,从此之后会遭到很多无端羞辱与欺凌。

  姚老板的反击是低调的。他不喜欢打嘴炮,而是喜欢“买买买”,买到你不知道东南西北,买到可以请君入瓮、礼送出境的地步。

  事实上,在第三次举牌后,我得到的消息是,姚老板准备放弃王石,全力争取郁亮及其团队支持。为了保护消息源,在《并肩而战?别天真了,这是王石一个人的战斗》中,我们进行了如下描述:

  如果我是“姚老板”,我一定会“用一种特殊的方法”全力争取郁亮及其团队的支持。我开出的条件会是:更高的股权激励;彻底“去王石化”的万科;更多的权力和领袖的地位。

  这些,郁亮在今天下午都得到了。

  王石比姚老板更懂斗争的技巧。2015年12月17日,王石“谈话”先被放了出去。12月18日,万科A在当天涨停,确定系宝能系在增持后,万科A宣布停牌。这是“以时间换空间”的打法,如果运气足夠好,停牌的时间可以将宝能系拖垮。

  但在姿态上,王石却来了个180度大转弯,开始向姚振华“示好”。2015年12月23日早晨,王石登门拜访瑞士信贷“拉票”。他在演讲中说:“我是很尊重潮汕帮的,特区帮、深圳帮大家都是为深圳做建设的,宝能、华润、万科都是深圳帮,都是一家人,不应该内斗。”

  与此同时,王石又发出了诸如“不欢迎民营企业”的言论,引发了人们诸多猜疑,使自己的光辉形象蒙上了一层薄雾。

  在长达半年的角力之后,双方都意识到,只相信市场的力量是赶不走姚老板的。市场赋予了姚老板更大的力量,使其有机会将王石赶出万科。

  2016年6月26日,王石发了一条悲情的朋友圈:“人生轨迹(238)当你曾经依靠、信任的央企华润毫无遮掩地公开和你阻击的恶意收购者联手,彻底否定万科管理层时,遮羞布全撕去了。好吧,天要下雨,娘要改嫁。还能说什么?”

  那天发生了什么呢?原来是为尊严而战的姚老板开始“放大招”。宝能系开始了致命一击。宝能系提议,在即将召开的临时股东大会上罢免现任万科董事长的王石,现任万科总裁郁亮等10人的董事职务。万科目前十一人的董事会中,唯一未遭罢免的是海闻,此前已提出辞职。endprint

  “商业人物”在当天的文章中说:“宝能系的致命一击。华润当头一击。安邦若隐若现的旁敲侧击。因为仓促停牌前高管团队密集出货而引致的道德危机所激发出的中小投资者的口诛笔伐。机构投资者的见风使舵。所有这些因素综合起来,便会构成万科王石的命运。”

  2016年7月,已经彻底撕破脸后,宝能系7月5日增持万科A7529.3万股,持股比例上升到24.972%;7月6日晚间,万科再次发布公告,钜盛华6日再次增持,宝能系持股比例达到25%。

  宝能系第五次举牌,王石被姚老板逼上了绝路。

  但王石是洞悉斗争技巧的,他先示了个弱。6月27日下午,在万科2015年度股东大会上,有股东提问,如果这一次大家还支持你继续做万科董事长的话,什么时候你可以对这个团队放手?王石回应称,我曾经说过,我说我的成功应该是没有人再需要我这才是成功。我希望郁亮能代替我,同时郁亮成为董事长,当然我同意辞职,如果我还没被罢免的话,这是不错的一个建议。

  而在11月份,王石干脆对姚振华隔空喊了“两个道歉”。他对自己之前“关于民营企业不能做万科第一大股东”等言论进行了反思。

  他说,我做得不合适的,我会及时纠正、改进,比如对姚振华先生,大家都认为我说的“野蛮人”,我记得在临时股东大会上我站出来公开道歉;比如在天山的喊话“不欢迎民营企业成为万科大股东”这种误导,我无条件道歉。

  毛主席在《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中说:“敌我之间的矛盾是对抗性的矛盾。人民内部的矛盾,在劳动人民之间说来,是非对抗性的。”

  从最终的结局来看,王石清晰地意识到,他与姚老板之间是“敌我之间的矛盾”,是“对抗性的矛盾”;而在王石道歉之后,姚老板误判其与王石的矛盾是“人民内部的矛盾”,是“非对抗性的”。

  “他们同我们有一种形式上的合作,实际上不合作。有些事合作,有些事不合作。平时合作,一遇有空子可钻,如像现在这样时机,就在实际上不想合作了。”(毛主席,《事情正在起变化》)

  2017年7月:打退“野蛮人”姚老板进攻

  2017年6月30日,万科召开2016年度股东大会。这是一场胜利者的大会、团结者的大会。宝能系没有委派代表出席,在此之前,宝能系也没有提名董事。

  毛主席在《打退资产阶级右派的进攻》中说:

  “牛鬼蛇神让它出来,然后展览,展览之后,大家说牛鬼蛇神不好,要打倒。毒草让它出来,然后锄掉,锄倒可以作肥料。这些话讲过没有呢?还不是讲过吗?毒草还是要出来。农民每年都跟那些草讲,就是每年都要锄它几次,那个草根本不听,它还要长。锄了一万年,草还要长,一万万年,还是要长。”

  在此之前,姚老板就成了“牛鬼蛇神”和“毒草”。在证监会主席的谈话中,他是“妖精”和“害人精”的代表。

  今年2月24日,保监会发布了对前海人寿违法案件的行政处罚决定,称前海人寿主要存在编制提供虚假材料、違规运用保险资金等问题。保监会严格按照有关法定程序,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等法律法规对前海人寿及相关责任人员分别作出了警告、罚款、撤销任职资格及行业禁入等处罚措施。其中,对时任前海人寿董事长姚振华给予撤销任职资格并禁入保险业10年的处罚。

  在保监会处罚前海人寿之前,姚振华多次进京汇报。有一次他接受采访时说:“我是一个知识分子,干的都是踏踏实实的事。天天都是5+2,‘白加黑,一心只是想把保险公司干好,给保民挣点钱。”

  在被处罚之后,互联网流出的一份前海人寿汇报材料中,前海人寿表态愿意全面配合万科董事会换届。前海人寿看好万科的投资价值,对万科的投资是一项财务投资。在万科董事会换届过程中,前海人寿将全面遵循保监会、深圳市委市政府和其他各级监管机构的指导意见。

  与此同时,在姚老板之后频频举牌万科的恒大许家印老板,则通过一桩交易,将手中股权折价卖给了深圳地铁集团。他的敏感度、行动力都得到了褒奖,一头出,一头进,将自己成功变成了另一个王石。

  姚老板是个厉害的企业家,是深圳的“特区拓荒牛”,也是潮汕商帮中的大佬。这样的人,是商业世界中的“孙悟空”。

  “总之,我们必须学会全面地看问题,不但要看到事物的正面,也要看到它的反面。在一定的条件下,坏的东西可以引出好的结果,好的东西也可以引出坏的结果。老子在二千多年以前就说过: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日本打到中国,日本人叫胜利。中国大片土地被侵占,中国人叫失败。但是在中国的失败里面包含着胜利,在日本的胜利里面包含着失败。历史难道不是这样证明了吗?

  在2017年7月,建议姚老板好好学习。

TAG:姚振华 万科事件 股东大会

网站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品牌联盟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网站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采集,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侵犯到您的权益需要同本网联系,我们会立即处理!投诉电话:010-51581866转网络部

相关资讯

扫描左侧二维码或直接加微信号“brandunion”关注品牌联盟官方微信公众平台。

热点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