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专栏申请| 原创投稿 | English
品牌联盟网 > 人物频道 > 品牌人物

“局外人”周航

分享到:
日期:2017-09-06 浏览:445 作者:焦丽莎 来源:中国企业家

  恐惧

  直到现在,周航依然对自己的《贪婪与恐惧》这篇文章念念不忘。他说,人是贪婪的,没有对更多更好的欲望的执着,人类就不会进步,因此,贪婪是人类的驱动器。但是,人性又是恐惧的,恐惧变化,恐惧不确定。

  易到的这七年,周航的表现既不够贪婪,又充满了恐惧。

  不够贪婪,让周航刻意回避战争。

  在网约车这个赛道上,周航的易到是无可厚非的“开辟者”,曾经独自狂奔了一年多。“对创业公司来说,快比完美更重要。”周航说,如果把时间放回到2010年、2011年,易到刚刚起步时,当时还没有O2O的概念。易到是移动互联网早期非常完美的一个创业公司,有确定存在的需求、明确的商业模式、有收入所有的闭环,非常完美的创业。

6

  也正是因为过于完美,或者是刻意维持它的完美,导致它跑得不够快。周航复盘,“我们有很大的先发优势,起码比竞争对手领先18个月,这几乎是不可想象的,几乎不可能有一个自己单独跑一年半甚至更长时间没有竞争对手的存在。比如,那时候没有足够好的第三方移动支付平台,我们要直连银行的信用卡中心,一家家去直联,光是一个招行,为了安全我们拉专线去连,光这一个谈判花了7个月,一个专线每个月花7万。最开始想把我们和出租车区别得很清楚,出租车是计程车,我们说我们是“计时车”,设计了一个非常复杂的计价模型。我们试图想构建一个非常完美的东西。”他强调,现在的状态就是追求完美的代价。

  对于融资这件事,周航同样不够贪婪。“易到从天使轮、A、B、C轮都拿到了全世界那个轮次最合适的投资人。创业者应该清楚,第一,融资要来干什么;第二,业务需要什么样的融资。2014年,有六七个投资机构联系我们,但是我们犹豫股东选谁。现在看起来,当时自己的问题多么愚蠢,还选谁?应该全要”

  恐惧,更是从创业第一天起就伴随着周航和易到。

  2014年8月12日,北京市交通委员会下发《关于严禁汽车租赁企业为非法营运提供便利的通知》,“易到被认定非法”。

  周航回忆,那是他创业20多年来,压力最大的一次。中国创业环境的这种不确定性、不安全感让他无力。尤其政策层面的因素,一直让他摇摆不定。

  比如补贴这事,易到要不要跟进?周航最初的判断是不会持续很久,政府不能接受,一定会干预。所以他们不愿意制定一个比出租车更低的价格,易到对专车的定位,就是出租车之上的业务。但是没想到,政府是两年后才出手,而竞争对手已经把市场全部拿下。

  对于竞争,周航也有类似“洁癖”的抗拒。

  曾经,滴滴和快的、滴滴和Uber中国的那场烧钱大战几近癫狂。但是,身处其中的周航,似乎在扮演一个局外人,走商务定位、走高端路线的易到坚持不补贴,

  而Uber几乎跟一到同时起步,定位相似都是做高端车。Uber却很早就看得很清楚,人民优步比出租车便宜70%,然后马上放量增长。周航自问,“当时对手已经放量了,我们为什么不跟进呢?这是一个很大的教训。”

  携程创始人梁建章曾建议周航按理想规模模型来定价,但周航一算账,短时间亏损规模太大,不敢干也不想干。时至今日,周航说,如果能回到过去,一定会听他的建议。

  周航承认,本质上是易到对竞争这件事情就是厌恶、回避的,包括他本人,抗拒竞争。但是,很不幸的是网约车行业本质上是一件高度运营驱动的事情,就是得面临非常残酷的竞争,这个东西不是通过创新就能解决的。而周航却一直在用所谓的创新来不断的逃避竞争。

  他反思,“竞争是一个公司、企业永远不可回避的话题。我经常会问创业者,怎么看你的竞争对手,答案总是,这儿不行、那儿不行,他们还差得很远。他们的回答让我看到了当年自己的影子。正确的心态是,当我们面对竞争,宁可过激也不要忽视。”

  思维的局限性,也曾让周航错过机会。“错过共享单车,就是我思考的局限性,我们怎么可能没想过短途交通的问题呢?一定想过。连小牛电动车、9号平衡车我们都想过,但是就没想过自行车。因为,我的假设是人已经懒到不想骑车了。”

  去年5月份,摩拜单车CEO王晓峰把第一代摩拜单车拿给周航看,他觉得很棒。但是当听到每台车的成本6000块的时候,他觉得不可持续,选择了放弃。

  这样的错过不止一次,“曾经有个投资人想要投我们,最后没有投。过了若干年,在媒体上看到他谈到对易到的看法,他说易到做的事情和创始人团队的性格和气质不那么匹配。我第一次听到其实心理挺不服气的。但是后来冷静下来,客观想想,他说的是有对的成分的。”

  清零

  若干年前,周航和哥哥有过一次谈话,关于创业、关于失去和拥有。

  “那时还在做天创(周航和哥哥一起创办的公司),我说未来我想再做一件事情,肯定能做成。哥哥说做事情要有天时地利人和,他就不见得能够成功。”周航和哥哥是两类不同的创业者,哥哥希望保持现在,不愿意冒险,因为冒险就意味着失去;而周航面对冒险,想的更多是能够创造什么、得到什么。

  这位自诩“天生创业家”的中年男人,几乎从来没有打工经历。早在1994年,21岁的他就开始创业。当年拿着从亲戚手里借来的五万块钱,与哥哥周洲一起创立天创数码集团。财务自由后,周航移民加拿大,一个经常被提起的段子是,周航坐在温哥华别墅的院子里,想着“每天过着打打高尔夫的悠闲生活,这不是我想要的”。于是决定回国继续创业。

  创业的种子是何时被埋下的?周航不加思考,“从小就有。”

  周航的成长轨迹并非既定轨道,父母都是知识分子,他们的同学和同事们的孩子大多都是好学生,人生轨迹无外乎读大学、出国、再读完硕士、博士之后成为一名工程师。相较之下,周航父母对兄弟俩的教育比较宽松,尊重他们的意愿。

  不到三十岁,周航和哥哥就拿到第一桶金,但是演绎了两种完全不同的人生。哥哥依然经营着兄弟俩第一家公司,只想过一个富足的好日子。而44岁的周航已经经历两次创业。

  第一次创业成功后,七年前周航经历了第一个gapyear,充满了对成功的焦虑和恐惧,“那时候急于证明自己,我不能再休息了,我37岁了,要赶紧再去做一件新的事情。”易到被认为是当时最好的选择,也是最喜欢的。

  如今从易到上岸,周航正在经历第二个gapyear,他不再急于证明自己。自我更新、重新思考、重新建立,是他现阶段的三大主题。

  他正在效仿上世纪三十年代费孝通创作《江村经济》,写一本关于关于农村形态的时政类书《脚里生活》。他知道,应该不是当下主流IP,但是内心想做的。

  周航还打算制作一部话剧,描绘一帮癫狂的企业家群体和一帮居无定所的北漂群体之间的黑色幽默。此外,他加入了一个公益性质的艺术基金会做理事合伙人,资助当代中国的艺术。

  如今的周航对于创业、对于商业多了一份轻松感。

  最近一位朋友去参观Facebook很有感触,下午六点一个人都不见了。朋友回国后告诉周航,他们太不勤奋了,我们太勤奋了,我们超过他们是迟早的事情。

  同样的现象,周航却有了新的解读,“我的感觉恰恰相反,只需要工作到下午六点,几万人可以把公司做到6000亿美金的市值,说明做正确的事情比勤奋重要太多了。在中国,苦逼创业似乎俨然是一种当然的政治正确,喜欢夜里12点发微信朋友圈,天天奋斗加班,九九六,狼性、战斗……成了日常功课的创业者。但我越来越感觉到,在做正确的事面前,勤奋毫不重要。”

  虽然中国互联网圈将暂别周航,但是时间并不会太久。对于中国互联网圈的“网红们”,周航依然保持着敏感的好奇心。

  他评价王兴,“他把同城配送做成了一个城市未来的基础设施,并且向全社会开放,这个有很大的想象力。”采访前一天,周航在美团点了一份外卖,“没想到美团的产品提升的很棒,我给昨天的体验打9分。”

  他评价张一鸣,“今日头条把搜索的世界带到了智能推荐的世界,Feed流(信息流)可以帮助未来的营销不再是炒作,而是可以靠产品和真正的口碑驱动的冷启动模式。

  创业者周航的故事遗憾落幕,投资人周航的故事正在开始。

  在顺为资本的日子,周航每天都会见四五个创业者,“他们就像是我的一面镜子,我可以看到一个创业者的执念、妄念甚至错误。”周航有时会想,如果当时创业的时候有今天的周航做场外指导,该多好。

TAG:周航 易到 贾跃亭

网站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品牌联盟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网站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采集,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侵犯到您的权益需要同本网联系,我们会立即处理!投诉电话:010-51581866转网络部
扫描左侧二维码或直接加微信号“brandunion”关注品牌联盟官方微信公众平台。

热点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