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专栏申请| 原创投稿 | English
品牌联盟网 > 人物频道 > 品牌人物

“局外人”周航

分享到:
日期:2017-09-06 浏览:486 作者:焦丽莎 来源:中国企业家
640

  周航瘦了。

  少有人知道,与易到渐行渐远的这一年他的内心世界经历了什么。

  对易到、对贾跃亭,甚至对他眼中灰色的商业世界,周航有过妥协、有过恐惧,最终却更多剩下无奈和失望。2015年10月,乐视与易到即将发生的化学反应,曾被周航期望为“重新做一个有情怀的野蛮人”。但终究,野蛮战胜了情怀,周航成了那个局外人。

  早年的一次徒步经历让他顿悟,没有永远的强者,也不要试图做勇立潮头的那个人,做不到。他说,创业的确有打高光的时候,但其实更多是在低谷长久盘旋。

  “易到是我第二次创业,我也经历过很多不同时期的困难,但是感觉最难受是2015年。“周航说,这种难受来自于竞争、弹尽粮绝,近乎崩溃的溃败感。甚至已经依稀闻到了死亡的气息,但是还心有不甘,一会儿觉得有希望,一会儿又觉得跌入谷底,心情很难平静。”

  他痴迷皮划艇运动,不同于大多数创业者,不仅有对户外运动的狂热;他还混迹经济学家、思想家、艺术家圈子,但他对互联网圈的竞争仍有距离感和恐惧。

  《中国企业家》试图再次走近和走进他。采访前的拍摄,安排在酒店后院一片曾经的高尔夫球场。一阵雷雨过后,绿草如茵。一如周航描绘下现阶段的心境,“不要看我当下没在“工作状态”,但经历过易到这次创业,我感到自己的“创业功力”有一个不止一个段位的巨大提升。”

  熟悉周航的人评价他,一个性格鲜明,有情怀而且文艺的理想主义者。多位采访过周航的记者都说,周航和国内其他的企业家不一样。听到这样的反馈,周航自嘲,“很惭愧,我真的不想扮演成正常企业家,我更想做自己。”

  “人在局中,你是非常不愿意否定自己的,总是试图想证明自己是对的。”周航坦承,只有把自己放在局外,才有可能看到过去的自己干的实在有点蠢。可以说,周航的易到始于情怀,也止于情怀。如今对于成功的定义,周航有了新的解读,与时代同频,做尽可能接近于内心最热爱的事情。

  创业者、户外旅行家、冒险者、以及热心公益身体力行的推动者,周航正在多重角色之间自由切换,也在享受着多元而丰富的生活。毫无疑问,他的斜杠人生不止于满足。周航说,如果未来只能做一件事,我更想成为一个经济学家。每隔一阵子,他都会去拜访经济学家茅于轼,携程创始人、人口学者梁建章也是他的良师益友。

  站在自己的gap year(间隔年),周航从未想过停止。正如已退休的耐克创始人菲尔·奈特(Phil Knight)在他的回忆录《鞋狗》里这样写道:懦夫从不启程,弱者死于路中,只剩我们前行。

  恩怨

  与贾跃亭的决裂,让周航一贯“情怀主义者”的形象彻底颠覆,但他不后悔,“外界总觉得我是在N多选择中,做了一个失误的选择。其实明知道它(乐视)不够好,乐视也是我最不愿选择的,但是别人没有选择我,我也没得选择。”

  他补充,“我一定是做了当初我认为可能最好的选择。”

  即便是一场“没有爱情的婚姻”,周航也曾抱有幻想与乐视走过蜜月期,“当时对于易到来说是一个新的机会,婚姻不也一样吗?尽管你觉得不是你最合适的人,但是结婚后你还是愿意抱着积极的心态去努力创造一个好的生活。但是,过了一段时间后发现两个人根本不是一路人,很自然就分手了。”

64

  但是这场分手,并非好聚好散。

  易到联合创始人杨芸回忆,乐视陆续派出了总裁,CFO、HRVP等高管进入易到,尽管双方风格完全迥异,但本着积极配合的心态,还算积极合作了一段时间。“直到乐视派来CFO做了一件让创始团队感到震惊的事,就是在未经允许的情况下把易到所有的U盾,全部给了乐视控股的财务。也就是说,易到已经没有自主财务的权利了。”当时周航很恼火,因为当初和乐视签合约的时候,就强调易到一直要保持独立运营的权利。去年6月,周航就完成了法人手续的转移,自此主动从CEO位置上彻底退出。

  此后乐视与易到“生态化返”中的种种细节,冲突不断、矛盾升级。由于乐视的投资款不能全部及时到位,乐视入股易到一个月后,就开启了长达227天的“100%充返”活动。截至2016年6月30日结束时,为易到带来总金额超过60亿元的充值,共有超653万人参与,人均充值918元。也就是说完成所有订单服务,易到要花费120亿元,也就是自掏腰包60亿,不管是对于易到还是乐视,这都造成了一个更大的资金压力。

  直到去年年底,易到平台大规模的充值返乐视会员后,乐视方面要求将会员按照市场价结算为欠款,转换成乐视在易到的股份,算增资,总共超过2亿美金。类似这样的增资方式,还有其他更多的分歧矛盾,彻底激怒了周航。8月,那是周航和贾跃亭第一次将 矛盾公开化,也是最后一次面对面的沟通。

  更关键的是,“贾跃亭用境内的股权做各种质押,严重影响了所有股东的权益。因为易到是VIE架构的公司,例如携程的股份在境内主体是不体现的,他们的股份分摊到境内股东持股人、代持人名下。正常情况下,境内的股权是不能动的。”一位接近易到的知情人士称。

  双方冲突的另一个焦点问题是期权,最初乐视对易到的新老高管有期权方面的正式和书面承诺,但是,高管进入易到一年多,期权都不给兑现,面对团队的质疑和期望,周航的压力特别大,直到现在都没有落实。

  但这样的充值,无疑是饮鸩止渴。直到今年春节后开始,巨大的资金压力下司机开始出现提现困难,成百位易到司机开始在易到办公室聚集讨薪,公安局副局长、治安大队大队长每天到易到“上班”,情况愈发严重,持续长达数月,直到有关部门找到周航,要求配合调查,说明实情。

  “我当然不愿意承受这样的骂名。不是我做的,为什么由我来承担责任?而且在当时是有选择的,可以尽量化解易到危机,可他(贾跃亭)就是不干。“周航在有言在先的情况下,最终决定把问题公开化。4月17日,周航一封亲笔信把易到、乐视甚至自己一起推上风暴中央。

  有人说,前一晚周航和乐视的交易谈崩了;也有人说,周航想要抄底重回易到……

  彼时的易到,司机提现困难已经长达两个月之久。涉事其中的所有人都心照不宣,“一方面,乐视的回应都是谎言,从来没有说过资金的问题;另一方面,用户还在继续充值,潜在的危险很多。”周航回忆。

  摆在易到面前只有两条路,乐视自己解围,乐视寻求外部投资。在去年11月乐视自身问题爆发后,周航发现第一条路完全走不通,而几乎所有潜在投资人的共同诉求都是,“把乐视清出去”,但是贾跃亭提出“要N倍于当初乐视投资的价格才肯走”。

  携程作为易到的投资者一直积极帮助易到寻求解决方案,携程创始人梁建章和CEO孙洁甚至亲自一起从上海飞到北京,但是据现场人士说,双方见面过程中,贾跃亭岿然不动,没有表现出易到开放接纳新资本的意思。最后不了了之。

  融资的路子也走不通,周航只能孤注一掷。一封信掀起的风波,以周航出局、易到易主(韬蕴资本接手易到)收场。“易到有了新股东,对易到来说,是一次新机会。”周航如此评价这次风波。

  此后周航频频被问及,当初选择乐视入股,后悔吗?周航依然重复着那句话,“还能怎么样呢?当时我有的选择吗?重要的不是我当时该不该选择乐视,而是乐视后来的种种做法越过商业规范和诚信的底线,这不是问题吗?”

  乐视的入股,在周航看来,“可能就是宿命。易到一个有洁癖的公司碰到另外一个很极端的对象,本身也充满戏剧性。如果没有乐视注资,易到会有不一样的命运。如今网约车行业也有了变化,无论滴滴还是神州专车、首汽约车等其实都回到了易到早期的轨道上来。”

  但是,历史不容假设。

  “我的做法在中国商家比较少见,中国本身是一个灰色的世界,有灰色的默契,不管怎样,不会把很多东西放到台上来。我的立场是易到相关利益者。对我而言,要做对易到最有利的事情,而不是做观感最好的事情。”周航说。

  如何评价贾跃亭?周航身体后仰,“我不愿意评价别人。”

  甚至易到与乐视自之间的恩怨,他也不愿深谈。曾经,徐小平建议他写一本书,回顾易到那些是非。周航同意了。

  “但我花了一年多的时间慢慢的咀嚼它,甚至我在不同阶段读到的过去,得到的结论都是不一样的。所以,我沉淀了很久而没有着急写,就是我意识到自己还在局中,还在情绪中。我要沉淀足够久的时间,确认自己已经从局中出来了,确认我在易到这件事情上没有情绪了,我才会动手去写这本书。”

TAG:周航 易到 贾跃亭

网站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品牌联盟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网站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采集,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侵犯到您的权益需要同本网联系,我们会立即处理!投诉电话:010-51581866转网络部
扫描左侧二维码或直接加微信号“brandunion”关注品牌联盟官方微信公众平台。

热点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