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专栏申请| 原创投稿 | English
品牌联盟网 > 人物频道 > 品牌人物

“网红”宗庆后

分享到:
日期:2017-06-16 浏览:432 作者:向坤 来源:董事会

  时代的变化十分迅速,来自老一代企业家和新生代企业家的差异是全方位的,要尽最大可能让老一代宝贵的企业家精神得以传承,也要让新生代的锐气和新意识得以张扬。

  中国的公司正在转型升级,中国的企业家正在经历更新换代,未来中国民营企业的接班将以一种什么方式完成,实体经济与“新经济”的关系应该怎么摆?这个矛盾在娃哈哈董事长宗庆后身上折射得十分明显。

  视角差别还是时代之隙?

  半年前,马云在2016云栖大会上提出“五个新变革”——新零售、新制造、新金融、新技术、新能源。没想到,宗庆后很快在媒体上表示:除了“新技术”以外,其他都是胡说八道。他认为:新制造,本身就不是实体经济制造什么东西啊。如果是新技术,我倒认为对实体经济确实是追求新的技术,来提高我们这个制造业,从中低端走向高端制造业。

  宗庆后认为,互联网经济搞得好的话,确实会促进实体经济的进步。但搞不好,会冲击实体经济。“实体经济是富民强国之本,实体经济是创造财富的经济,互联网无非是一种技术或平台。”

  很快马云公开回应:不是技术让你淘汰,而是落后思想让你淘汰,不是互联网冲击了你,是保守的思想、昨天的思想、不愿意学习的懒性淘汰了你,自以为是淘汰了你。马云的这一表态引起了制造业的反弹,自媒体花儿街参考表达为:不仅仅是“五新理论”,几乎整个互联网都成为了三位大佬共同的敌人。

  面对这一趋势,在去年12月27日的2016新网商峰会上,阿里巴巴集团市场公关委员会主席、淘宝大学校长王帅隔空喊话:“保持对未来的好奇,保持对趋势的尊重和把握,保持持久的学习能力,是大家的本能和本事。相信各位很多是各自企业的一把手,当了一把手,那就意味着必须承担拥抱未来的责任,而不是拥有了抱怨的权力。站在楼上看风景,站在河边看风水,站在夜里数星星,那种隔阂如果不理解,就会越来越大,能不生气吗?”

  自媒体波波夫的《宗庆后为何理解不了马云?》文章分析恰到好处,宗庆后对于马云和互联网的偏见,与其经历不无关系。宗庆后生于1945年,当过农场工人,在校办工厂折过纸箱,从卖冰棍起家,在十多年里,把娃哈哈一手打造成中国第一饮料品牌。宗庆后与马云有着截然不同的经历、知识结构和生活方式,快消行业的微薄利润让宗庆后养成节俭的美德,从杭州到北京,他选择的是高铁二等座,他每天都要面临销售的压力、多元化的挫折、饮料市场的千变万化、挑剔的消费者、二代接班这些棘手的问题。

  互联网给宗庆后留下的印象,很多时候都是他从线下经销商那里听来的抱怨、身边年轻人天天盯着手机不放,以及在网络流传的那些针对企业产品真假难辨的信息,这些都难以让一个七十一岁的老人建立对互联网的亲近感。

  这样的分析角度,可能是宗庆后想不到,也不愿意提及的。

  再看官媒的表达,人民日报《阿里巴巴代表新实体经济》一文宗庆后看了可能会百感交集。“培育壮大新经济、发展新动能,不仅是打造经济发展的‘新引擎,也是在改造提升传统动能,促进实体经济蓬勃发展。新动能与传统动能是不可分割的!新经济、新动能不仅催生了新技术、新业态,也在推动着传统产业改造升级、焕发生机。”

  或许宗庆后应该学习一下和他同时代的企业家。与宗庆后视互联网为洪水猛兽不同,海尔董事长张瑞敏一开始就选择了拥抱互联网。早在2013年,张瑞敏就提出“网络化战略”,并提出著名的“三无”:企业无边界、管理无领导、供应链无尺度。在近期举办的首届世界智能制造大会上,张瑞敏再次提出,“智能制造不是搞一套自动设备、一间无人工厂、一款个性化产品,而是要搞一个适应互联网时代的管理模式”。

  自媒体大头会的探讨中,著名财经作家吴晓波给出建议:我觉得所有的制造公司,实际上都面临着四层挑战,最外面一层叫做消费者交互,接下来一层是商业模式,第三层是组织架构,最后是技术创新。如果不进行一一突破的话,传统制造业会被永远消灭,这是未来四五年中国制造业所面临的挑战。而台湾来的陈文茜说:我觉得没有绝对的虚拟未来,也没有绝对的实体,实体经济会遇到困难,虚拟经济会抛出问题,它们会越来越融合。

  俨然,宗庆后等一代企业家的时代已经逐渐淡去,未来的一代企业家将天生具有互联网基因。张瑞敏早就指出,没有成功的企业,只有时代的企业。企业家需要博大的心胸,新生事物的出现是不可避免的趋势,不能以实体经济代言人的态度来隐藏自己企业的私利,也需要积极地看待新业态为自己所用。同时,是不是也可以审视的眼光来看自身,是否以匠人精神做好了每一件产品?

  难以琢磨的退休时间表

  据“新财富500富人榜”数据显示,中国50岁以上民营企业家占比是67%,这意味着近七成的中国家族企业需要寻找接班人。娃哈哈的宗庆后创业多年,现已年逾七十,但是仍然没有完成接班,仍然冲在制造业的第一线,而宗庆后对外表示:还没感觉老,起码要再干20年。但是他的身体能够支撑这么久吗?他的存在使得企业难以完成管理层的更替,新的思想和知识难以完成在组织内的扩散,而现在的企业环境和人员构成已经和过去有了很大的区别。

  中国企业家往往容易陷入一種路径依赖当中,总以为自己的思维方式是没有问题的,希望将权力集中在自己手中。而娃哈哈作为具有代表性的民营企业,其接班将对民营企业的代际传承形成很大影响。

  在知名财经评论人王培霖的《宗庆后留给女儿的,将是一个沉重的负荷》一文中,作者拿其他标杆企业作为比较。例如,同样是不上市,娃哈哈跟华为天差地别,娃哈哈绝对集权,而华为早已悄然实现了股权分散化和多中心治理。

  宗庆后留给女儿宗馥莉的,固然是巨额的财富,也是一个非常沉重的、甚至难以承受的负荷。宗庆后已经七十多岁了,他打造了一艘巨无霸的战舰,这艘战舰复杂到只有他自己的霸术能够驾驭。宗馥莉继承巨额的财富的同时,也继承了巨额的压力。这种压力,也许只有像少数宗庆后这样的人中俊杰才能够承受。

  对宗馥莉来说,如果不从企业治理结构入手,而是冲在业务前线以求证明自己的能力,将是一个人生痛苦的历程的开始。强人的接班人难做。

  基于作者对于民营企业家群体的熟悉,他得出结论:宗庆后等老一辈企业家就像旧时封建大家族中的族长,他们掌握着家族中的话语权,也为家族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当然在为家族付出的同时成就了自己。而家族中不断有新一代降生、成长,他们培养了这些后辈,最希望看到的也是这些后辈能继承自己的衣钵、继续光大自己毕生所从事的事业。对于某些老族长,给年轻人安排這样的道路,其实也是为了方便把年轻一辈把握在自己的掌控之中,继续牢牢地把控话语权。

  目前来看,大部分民营企业都开始逐渐开始接班的过程,这个过程需要尽可能早地开始布局。比如华为,虽然任正非仍然在参与集团管理,但是已经淡出具体事务,大部分由高管团队负责,而华为已经形成了强有力的接班团队,而娃哈哈这样的格局还远远没有形成,可以说形势十分严峻。

  企业家精神的传承挑战

  宗庆后具有很多老一代企业家的优秀品质,比如十分节俭,坐高铁不坐头等座,醉心实业。而新一代的企业家更加敏于新生事物,擅长运用互联网和金融工具。而目前这种差异已经全面展开,比如宗庆后对于自己女儿的表态,就可以看出他对于新生代的矛盾看法。

  在界面的《马云接招宗庆后,新老两代企业家之间存在矛盾吗》一文中,作者用感性化的语言描述道:青年时代是人一生中最富朝气、最有自信、最充满活力与闯劲的时期,心高气傲的年轻人愿意探索新生事物很正常,而这种探索却会使一些老一辈感到不安、感到自己的光芒正在被取代。青年一代热情奔放地挥洒出的青春汗水,在这些守旧即安的老一辈眼中也变成了将淹没自己的洪流。

  新老两代企业家不存在王位的争夺,老一辈企业家不需要像皇权时代那样牢牢控制仅有的王位,至死才放手,年轻一辈也不需要和众兄弟叔伯去争夺那宝贵的王冠,世界上有许多的山峰等着他们去征服。

  新老两代人大可以不时召开一次“高峰论坛”,一起坐而论道、分享各自登山时欣赏到的美景、登山途中遇到的艰难险阻、克服挫折时的喜悦和成就感,共享攀登途中的经验教训、心酸苦乐,相互鼓励、相互扶持,会在各自的征程上走得更远,进而消解掉高处不胜寒的孤寂,与懂你的人一同感受一览众山小的人生境界。

  当然,在未来的经济发展过程中,这样的争论还会不断出现,不管怎么样,企业家的传承不可避免。时代的变化十分迅速,来自老一代企业家和新生代企业家的差异是全方位的,要尽最大可能让老一代宝贵的企业家精神得以传承,也要让新生代的锐气和新意识得以张扬。在不断传承、推陈出新中,中国公司才会迎接更美好的未来。

TAG:宗庆后 网红 娃哈哈

网站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品牌联盟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网站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采集,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侵犯到您的权益需要同本网联系,我们会立即处理!投诉电话:010-51581866转网络部
扫描左侧二维码或直接加微信号“brandunion”关注品牌联盟官方微信公众平台。

热点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