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专栏申请| 原创投稿 | English
品牌联盟网 > 人物频道 > 品牌人物

船王四代掌舵人曹慰德

分享到:
日期:2017-05-05 浏览:488 作者:陈慧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原标题:船王四代掌舵人曹慰德)

  苏州,阳澄湖边的音昱水中天度假村里,身穿皮夹克的万邦集团主席曹慰德在闪烁的霓虹灯中手举香槟,和客人们一起庆祝这个规划、建设长达十年,为高端人群提供身心灵休养、家族传承与治理学习等服务的项目开业。

  身穿白衣的修行者表演与火辣激情的桑巴舞女郎出现在同一个画面中,其反差对比看似让人费解,若你能了解曾经大名鼎鼎的香港船王曹氏家族的历史,循着时间轨迹,从上海、香港看到古巴、马来西亚、泰国、新加坡,或许能理解曹家第四代掌舵人曹慰德为何能做出这样一个不中不西、又中又西的“修行地”。

  跨越百年的曹氏家族已经富过四代,第五代正在成长起来,曹慰德接班也已经23年,今年正好60岁。将自己定位为商人的他,开口必谈正念、修行、悟道,并将这一套思考理念注入了企业管理、家族传承和个人修养的实践里,给人的感觉更像一个心里疗愈师和修行者,但采访中其指尖燃着的忽明忽暗的雪茄,又将他拉回了现实世界。

  动乱年代的家族智慧

  生于香港,在加拿大、美国读书工作,后又到东南亚创业经商的曹慰德能讲一口流利的上海话,源自船王家族百年前最初的发展,就是从上海起步。

  曹慰德的曾祖父曹华章,从上海滩上的一条小木船开始,穿梭于外国轮船和码头之间,一趟趟接送乘客和水手。随着船队逐渐壮大,拥有了账房办事班底、码头、储运仓库和卡车,曹华章进而办起了运输公司“曹宝记”,业务扩张遍及长江沿岸。

  到其祖父曹隐云出生时,曹家日子已经十分红火,事业也越做越大。曹隐云在外国人开办的学校学习,掌握了英文。中学毕业后,除了帮助父亲处理船运业务,还在一家英国人开办的公司学习进出口生意,一步步升为高级经理,成为当时炙手可热的买办。除了在上海租界开办了一家中小银行——中国劝业银行外,曹隐云还自己开办了一家进出口公司。妻子曹吴娱萱也独自在南京路开办了当时规模很大的“天宝成银楼”,员工达70多人。

  一时间,父子两代都成为各自业界的崭露头角之人。曹慰德回忆道,当时家族俨然已经跻身上层社交圈,在租界一些标着“华人与狗不得入内”的场所里来去自如,周末甚至经常开着跑车去参加各种舞会。

  一直处于上升期的曹家,动乱波折是从曹慰德的父亲曹文锦这一代开始的。

  学生时代的曹文锦是典型的上海公子哥儿,入读上海圣约翰大学学习经济学专业,与荣毅仁同为校友,毕业成家后更是顺理成章地成为家族接班人,经历了各种“活受罪”的训练学习后,全面接手家族的银行、进出口贸易、航运等业务。在回忆录《我的经历与航运六十载》中,曹文锦回忆,“一天跑三个地方,确实相当辛苦。不过,我明白自己作为长子的责任。所以再辛苦,我也硬着头皮,支撑下去。”

  由于国内形势动荡不稳,富家大户的曹家在1949年后选择了迁往香港暂避风头,整个公司的产业,以及房产、股票等都没有变现带走。但计划赶不上变化,曹隐云此后终生未能再回到祖居地,后来定居巴西,客死他乡;曹文锦也是30多年后才回到上海,曹家积攒了几十年的庞大财富分崩离析。

  落脚香港的曹家,当时能动用的财富,仅剩年轻气盛的曹文锦在1948年时辗转存入香港银行的一笔钱,价值约合近十万美元的金条。据后来香港媒体计算,这笔钱仅占曹家家产的1%。

  不想坐吃山空,就只能另谋出路。曹文锦重拾祖业,与朋友一起,合租了一条小轮船,开始在香港和内地之间做物资交换生意,重新开始了创业生涯。抗美援朝时期,国内对钢材、汽油更加急需,曹文锦抓住这个机会大赚了一笔,成立大南轮船公司,开启了正式的航运事业。短短3年,就在香港站稳了脚,也实现了前些年拥有轮船的梦想。

  然而1953年之后,曹文锦再次失去了内地市场,大南轮船公司还被美国列入黑名单,一度陷入困境近十年,步履维艰。当时,香港人的航运,所用船只均是船龄30年以上的旧船,且都是欧美、希腊淘汰下来的船只。曹文锦凭借在业内的信誉,在日立造船厂及其他朋友的帮助下,造出了一条造价300万美元,载重1.25万吨的新船。

  终于在1966年,曹文锦独自创办万邦航运公司后,迎来了香港的航运时代,与宁波籍的董浩云和包玉刚、江苏无锡人赵从衍并称香港“四大船王”。在以香港为大本营开拓航运时,曹文锦也在东南亚发展其他业务,曾获得过马来西亚政府颁发的“丹斯里”荣誉称号。

  随着香港的崛起,房地产业助推李嘉诚、李兆基等成为华人巨富,而曹文锦却因为在内地的惨痛经历始终未曾涉足房地产业务,其财富也与上述人的差距越来越大。

  1986年,泰国政府的国际船务公司面临破产危险,泰国财政部的一位司长邀请曹文锦接手,恰逢次子曹慰德正在泰国创业,做棕榈树的种植和加工,生意做得不错,曹文锦索性将这个烫手山芋交给了儿子。几年后,年纪轻轻的曹慰德将这家公司扭亏为盈,私有化之后,在泰国曼谷证券交易所上市,泰国由此成为曹家的重要市场,曹慰德的企业领导才能也逐渐凸现出来。

  回顾家族百年历史,曹慰德没有大讲故事,三两句话就带过了那些足以拍成长篇电视剧的繁华与血泪,他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自己从祖辈、父辈的成功和失败里都传承到了智慧,“虽然动乱年代里的那些智慧在当下不一定适用,但其中深藏的努力、恒心、百折不挠依然是非常优秀的品质。我能看到他们在动乱年代里内心的恐惧,也能理解这些恐惧背后的含义,理解到何为中国人,中国人必然要把我们的传统文化复兴,才可以健康地、有信心地活下去。”

  同堂吃饭、各自修行

  在香港站稳脚后,曹文锦先后育有四个子女,长子曹慰祖,长女曹慰萱,次子曹慰德,次女曹慰亲。因为曹文锦忙于创业,曹慰德和兄弟姐妹在中学时代就被送往美国、加拿大上学,接受了西式教育。由于兄长和姐妹对家族企业并无多大兴趣,传承和接班的重任就落在了曹慰德身上。

  20岁时,曹慰德从美国密歇根大学毕业,进入万邦航运,从见习生做起,轮流到各个部门观摩学习。当时的曹慰德还很调皮,次年就向父亲借了300万美元,跑去泰国做棕榈油生意。本不看好儿子自己创业的曹文锦没想到的是,单枪匹马的曹慰德,经过一番努力打拼,竟在数年之内用300万美元赚回了2500万美元。当他带领泰国国际船务公司上市后,其个人财富再次飙升至2亿美元。

  随着曹文锦的年岁越来越大,接班的问题愈显突出。已经闯出一片天的曹慰德与父亲制订了一个为期五年的接班计划,在公司事务的处理上采取了“挑战事实,不挑战权威”的对策,大大缓冲了家族企业因接班换代带来的冲击,曹文锦也逐步认可了儿子的经营管理才能。

  彼时,万邦航运市值在3亿美元左右,而曹慰德已有2亿美元的资产。他选择了向银行贷款,又向父亲借了一部分钱,将万邦航运整体买下。1994年,在担任万邦航运执行董事五年之后,曹慰德正式接替70岁的父亲,出任董事长。接班后,他把企业总部搬到了新加坡,将万邦航运重组为万邦集团,并实现了多元化经营,目前主要聚焦三大领域(工业、投资和房地产),并回到家族一度失去的内地市场投资了房地产、港口码头等多个项目。

  “我的次子曹慰德天生对发展企业有兴趣。”曹文锦曾表示,“他是我万邦集团公司最适合,也是最得力的接班人。”

  身为曹氏家族第四代,曹慰德已经打破了富不过三代的魔咒,在他看来,家族(企业)传承最重要的不完全是血脉、财富和文化精神,更重要的是智慧。

  “我们传承里有很多是历史沉淀的东西,包括房子、企业等,如果是墨守成规地把它拿过来、传下去,是没意思的,没有一个企业是永远的。当然,商业方面的能力、手段、功力也是在培训中传承的,不过这个过程中要有变化。”曹慰德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一切都在变,就是因为都在变,所有没有什么一加一等于二,手段学好了,就要自己挑自己的路。我当时跟我爸爸说,一个成功的人,要自己成功,不是要等你来喂我,别人放到你嘴边的怎么能算成功,要做好准备工作,自己掌握主动权。”

  曹家的第五代正在成长,育有一儿一女的曹慰德透露,儿子在美国一所大学教书,研究胎儿的脑发育,女儿则对商业颇感兴趣,准备像父亲一样,先在外面工作,再进入家族企业。

  即将和父亲曹文锦当初一样面临代际传承的曹慰德表示,自己首先要对企业做一些体系上的学习和调整,他坚持家族的钱和企业的钱不会拿来分掉,而是选择更为可持续发展的路径,用一句话来概括就是“同堂吃饭,各自修行”。

  一方面,成立家族信托基金,保护家族成员的权益,提供其发展的机会;另一方面,企业要不断革新不断进化,为人类服务的同时产生经济效益,家族的人有能力者可以参与企业的管理治理,或代表基金挑选、培养管理治理企业的人才。

  “财富是把双刃剑,生不带来死不带去,只有在生的过程中如何使用是最主要的,给他们太多资源,对他们不一定好,但我会用这些资源来保护他们、给他们成长的机会。如果你有好的想法、好的抱负,我们会支持你,你生病了、你工作没有了我们也会支持你,但是不可以懒惰,每个人都要努力,生命有挑战才有意义。”曹慰德说。

  不中不西、又中又西

  “从黄酒到威士忌我都喝,从《易经》、《尚书》到《资本论》我都研究过,就是这么一个不中不西、又中又西的人,偏偏就是我这样的人适合做中西方文化交流的一些事。”曹慰德告诉第一财经记者。

  在中国举行的2016年第二十七届国际家族企业协会(FBN)全球峰会上,曹慰德曾在接受采访的一个多小时里,用普通话、英语、上海话来回自如地切换了数次。采访甫一结束,又从西装革履绅士范儿切换到了藏族大汉画风,身披毛皮外卦,指尖燃着的雪茄忽明忽暗,身兼FBN亚太区主席的他,迫不及待地要和来自世界各地的家族企业传承者一起参加化装舞会。

  从小接受西式教育长大的曹慰德,从35岁开始系统研究管理学,翻遍中外书籍后,对如何将中国的儒释道与西方文化结合,总结出一套独特的管理方法论产生了浓烈的兴趣,有着深刻的东方思维,又熟稔西方交流方式。

  从37岁接掌万邦集团开始,观察中西方各国发展的诸多问题,曹慰德一直在思考自己为什么要接班?为什么要继续做家族企业?又应该把家族企业带向哪里?中国的传统文化和西方文明能否有机结合,进而运用到家族企业传承管理中?

  他希望边做家族企业边解决因商业而引起的生活方式和价值观问题。并在接班当年,在新加坡捐资成立了非营利组织“东西方文化发展中心”,主要研究现代性与可持续发展。2012年曹慰德又捐资2500万元,和清华大学教育学院合作,成立“东西方可持续发展研究中心”。

  曹慰德告诉第一财经记者,自己一向倡导学以致用,多年的研究成果——“觉悟的资本主义和觉悟的生活方式”,已经运用到企业的实际管理运作、家族治理以及自我修行里。

  在他看来,觉悟的资本主义其核心在于境界提升,“怎么去提高境界,这要靠觉悟,每天觉悟一点,境界就更高一点,思想聪明了,能力自然就提高了。”

  同理,要解决可持续发展问题,不能只针对持续发展。他举例道:“我们要追求快乐,如果每一天只想着要追求,那永远都找不到快乐,因为在这个追求的过程中就有快乐,你进化了、心里平静了就是快乐的。可持续发展也是一样,要持续就要进化,进化才可以持续。”曹慰德总结道,人类的心的进化,才是可持续发展的根本解决方式。

  他提出,要加深不同文化间的研究和交流,为此在2008年,将国际家族企业协会(FBN)带到亚洲,成立了亚太区分会并出任主席,促成了中国大量家族企业与西方历史悠久的家族企业之间的交流与对话,为寻找到结合东西方特点和优势的、适合为我所用的传承发展方式方法。

  曹慰德的言语中经常出现的词语有痛苦、治疗、解脱、伤害、净化,还有一种说法是“把传承清洗干净”。因为在他的经历中,传承不仅意味着传承财富、荣誉与责任,也伴随着痛与纠结,甚至是一些“毒素”。

  他做了一个心理小游戏,让身边的人都闭上眼,自己分别由轻到重地喊出“NO”和“YES”两个单词,再询问每个人在这一过程中的感受。

  “逐步加重的NO让人觉得恐惧,开始封闭心门,而越来越轻快的YES则会让人放松,打开心门,这就如同当下的很多企业治理者,每天身处不停变化的环境中,充满对未知的恐惧,并且还享受这种恐惧,因为他们相信恐惧和压力也会给他们带来动力。”曹慰德说,但一个人若长期处在恐惧状态里,身体必然要出问题,那么可持续也就无从谈起了。

  在音昱水中天度假村的服务项目里,有专门开设的家族企业传承课堂,曹慰德就是“布道者”之一。一位音昱员工对第一财经记者透露,曹慰德十分重视身心灵修行,崇尚道家养生方法,经常和员工们一起辟谷。

  “我是个商人,需要在行商过程中修行、明道,获取创造力。”曹慰德笑着说,“家族相当于一代一代的僧团,大家都要有正见,我是你的镜子,你是我的镜子,一起入世修行,提升境界,才可以持续。”

TAG:曹慰德 船王 万邦集团

网站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品牌联盟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网站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采集,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侵犯到您的权益需要同本网联系,我们会立即处理!投诉电话:010-51581866转网络部

相关资讯

扫描左侧二维码或直接加微信号“brandunion”关注品牌联盟官方微信公众平台。

热点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