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专栏申请| 原创投稿 | English
品牌联盟网 > 人物频道 > 品牌人物

周航的失去:一位理想主义企业家的最后一搏

分享到:
日期:2017-05-03 浏览:587 作者:张珺 来源:财经杂志

  (原标题:周航的失去:一位理想主义企业家的最后一搏)

  正在逐步退隐江湖的周航,在2017年4月17日突然杀了一个回马枪。他积攒的情绪在当晚爆发,这也打破了他自2016年下半年以来,精心为自己塑造的平静。

  这一晚,在没有任何征兆的情况下,周航发布声明,矛头直指乐视。声明表示,易到确实存在资金问题,直接原因是乐视对易到的资金挪用13亿元。

  当日,乐视发布了一封措辞强硬的回应,称周航此举堪称“农夫与蛇的现代版,令人愤慨”。之后双方各执一词,关系破裂。最终,周航带领创始团队集体离职。

  周航想要最后一搏,以挽回他一手创立的公司。周航于2010年5月创立易到,这是国内最早的共享出行平台。公司在2015年运营状况出现危机时,周航接受乐视7亿美元入股。后者占易到股份70%,是易到的控股股东。2016年初,乐视派新的管理团队进驻易到,何毅任董事长、彭钢任总裁,并于同年易到法定代表人由周航变更为彭钢。

  在这一年,外界一度传出周航已经出走易到的消息,周航虽然任职CEO,但是已经越来越少在易到的公开活动上露面。2017年4月9日,媒体报道周航以合伙人身份加盟顺为资本,但并未从易到离职,依然是易到CEO,同时仍对易到持有股份。

  《财经》记者了解到,13亿之争只是双方交锋的表面说辞,而实质引爆战争的是,双方就谁来接盘易到产生分歧。一位接近乐视的知情人士告诉《财经》记者,乐视正在卖一部分老股引进二股东。就在周航公然叫板乐视的前一天,4月16日周航和乐视已经在内部经历一轮交锋——周航力主引进的投资者,遭到乐视拒绝。

  2016年最后一天,他发表的文章《一场关于120岁的湖畔夜话》中,流露出对人生放松、从容状态的向往。周航写道:在一系列旋转、上升与更迭之后,现在的我,想获得有舒适度的空间去自由调整一段时间。“这个想法,是我当下发自内心,最想做的事。”

  而在他最近一次发表的演说中,站在湖畔大学演讲台上、面对比自己小两届的学弟学妹,周航又说:“失败就是创业的一种宿命,是不可避免的东西。”

  一直以来,周航给外界传递的信息是,他是一位理想主义者;一位尊重商业规律胜过想打赢战役的创业者;一位已经正确认识了成功与失败,并且找到了一种平和的方式和自己相处的中年男人。但多数人都没有料到,仅仅距离他发表“人生感悟”演讲过去了20天,周航便以一种如此激烈的方式杀了回来。

  “外面人看起来是财富,当事人行动的时候是为了利益,内心却都是感情。”网约车品牌快的创始人,陈伟星颇为动情地对《财经》记者感叹。“没有创始人甘愿被边缘化。”一位接近易到FA(财务咨询)的人士对《财经》记者说。

  在某种意义上,从2015年接受乐视的控制开始,周航就“失去”了自己曾经一手创立的公司。过去两年多时间里,他始终在走与不走中纠结,在与自己、与乐视做斗争,他曾表示厌倦残酷战争,也曾表示希望可以“轻松和自己相处”,却最终以一种曾经自己都厌恶的方式再次跳进了漩涡中央。

  周航的洁癖

  “周航是那种宁愿优雅地输,也不想狼狈地赢的人。”一位易到离职高管说,“打流氓不用打流氓的方法,用打绅士的方法,这个事情会吃亏。”

  周航的人和不喜欢周航的人各有各的理由。喜欢他的人认为他简单直白,有理想、有远见、有情怀,是一个难得的有真性情的人。一位易到离职高层将他形容为“一个导师”、“一名绅士”。资深媒体人骆轶航则说他有“少年气”。

  不喜欢他的人认为他做作、爱显摆。一位行业竞争企业的高层人士将他评价为“书生”。而一位早年接触过但最终没有投钱给易到的投资人说:“周航是一个‘梦想家’,有很多好的想法。”但是他话峰一转又说:“实施的时候太理想化,容易瞻前顾后。”

  周航的老朋友谷懿对上述说法表示愤慨,在她看来,周航是一个“有理想的企业家”,兼具人文关怀、社会责任和商业底线。“但是商业理想和商业底线不一定能在中国成为最后的商业赢家。”谷懿认为这受制于中国不理想的创业环境。谷懿曾担任过四年印象笔记中国区CEO,现在是硅谷知名风险投资基金和米资本的创始人,她和周航相识已经有六七年时间。

  周航19岁就开始创业,为此他还在大学辍学一年。大学毕业后,由家人提供启动资金,周航开始了卖音响的生意。早在2003年周航就实现了财务自由,一家人定居加拿大,生活富足、幸福。

  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这样的生活已经完美,但是对于周航这样一个理想主义色彩浓厚的人来说,财务自由之后的无所事事让他感到痛苦。2003年到2010年,这七年糟糕到了极点。

  他曾对媒体回忆,自己坐在自家院子里,盯着一片树叶,从脱落到飘下来好几十秒,他就一直盯着它,直到树叶落在地上。最难受的时候,他还在母亲的陪同下去看了心理医生。2010年周航从加拿大回国创立易到,为的是“要过一种富有创造力的生活”。

  周航对价值感的追求高于对资本的向往。创办易到之初,他的目标是做一个价格和服务均高于出租车的高端出行品牌,“让所有的司机能够体面生活,让所有用户能够美好出行。”

  周航对于用户体验的追求极其苛刻,甚至可以说是“洁癖”。他最早用的就是“选车逻辑”,用户可以自由选择车型。此外,他要求易到的司机戴白手套接送乘客——这种体验在行业逐渐规范的当下,都还不能被满足,更不要说在行业处在野蛮生长的初级阶段。

  重来一次,我们依然坚持双向选择、高品质服务。”2016年8月在经历滴滴、Uber中国合并后,周航对《财经》记者进行书面回复时说。

  谷懿用“仗义”来形容周航,而这种仗义不光是对朋友、用户,还包括对平台上的司机。谷懿对《财经》记者回忆,一次她坐易到的车,中途司机被抓了,她随手发消息告诉了周航,周航说:“把司机电话给我,我来处理。”之后他亲自安排去“捞人”。

  “周航想做的是创造价值,而不是贬低对手。”谷懿说,这种价值不仅是商业价值,更是对于每一个个体的价值,这也是为什么他会在乎平台上作为个体的司机的感受。

  从公司创立的第一天起,周航就一直希望可以“在正确的商业规则之下赢”。他非常看重合理的商业模式和盈利空间——这也确实是大多数生意的必备要素,只是他的主要竞争对手却不这样想。“从第一天开始我们就知道这是一个补贴的生意,不是短期能赚钱的模式。”快的天使投资人、阿米巴资本创始管理合伙人王东晖告诉《财经》记者。

  在此思路之下,滴滴、快的开始依靠资本弹药迅速扩张。在2012年先后成立的滴滴和快的,起初两年资本尚未大规模进入,转折点发生在2014年1月1日,腾讯和中信产业基金以1亿美元入股滴滴,这是资本首次以亿美元为规模进入网约车行业,彻底打破了双方的融资节奏。

  2014年滴滴拿到共计8亿美元的融资,截至2015年1月快的在该年度拿到7亿多美元。与此相对的是,2014年易到仅接受了由GIC(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领投的一轮投资,规模在亿美元及以上美元。

  “滴滴、快的拿的钱里面,至少有3亿美元应该是易到该拿的钱,但我们并没有要,当时收支比较平均。”上述易到的离职高层人士对《财经》记者说,“他们拿了钱,补贴,完全就像不要钱一样,坐专车比坐蹦子还便宜,这个市场就完全混乱掉了。”

  易到联合创始人、高级副总裁杨芸近期接受《第一财经周刊》采访时说,易到在C轮融资的时候是可以一次拿到7亿美元的,但周航没要。“他觉得,只要把产品做得足够好就行,靠撒钱去获取用户,留存率是不高的。”

  周航也曾对媒体回忆,大家都打价格战的时候,易到的做法是绝不参战,结果很惨。2014年红杉资本的周逵找到周航,和周航谈了三个小时,但还是被周航拒绝了。“后来这个行业融的钱越来越多,不断加码,我们没跟上,也就错失了机会。”

  支撑滴滴、快的融资速度的,是腾讯和阿里支付战争的野心。而易到唯一的战略投资人是携程,其在2013年12月和2014年8月两次入股易到共计5300万美元。

  Uber中国创始团队成员谈婧撰文说,当年网约车战争中,易到相当保守,原因之一是其获得了独家的优质流量导入——携程的机场单子,这让易到活得非常舒服。

  市场上甚至一度传出携程要收购易到的消息。前述接近乐视的知情人士表示,携程也曾出现在易到的接盘者备选名单中,但出价实在太低。不过一位接近携程投融资部的投资人告诉《财经》记者,携程目前对易到已经没有兴趣。

  王东晖认为易到的“金主”不如滴滴和快的,是导致其落败的核心原因之一。事实上,易到差点获得了百度的投资,但因政策突然摇摆使融资告吹。百度转头投资了Uber中国。

  周航的“洁癖”还体现在对公司的控制权上——这也直接导致了易到一而再再而三与资本擦肩而过。“周航不喜欢把公司的主宰权交给投资人,所以他没有拿太多的钱。”一位易到离职员工对《财经》记者说。周航也曾反思:“我融钱其实一直都不困难,在C轮的时候有机会拿很多钱,但是我们没要。一方面考虑股权会稀释,另一方面我是奔着盈利去做的,目光全在客户身上。”

  面对政策,易到表现出了比竞争对手更多的合规,这背后是更多的畏惧和妥协。2014年8月,北京市交通委运管局下发《关于严禁汽车租赁企业为非法营运提供便利的通知》,叫停私家车租赁,易到依据规则进行整改,这事后成为周航最懊悔的事件之一。

  “2014年是我们最顺利的一年,当时我们是80%的市场份额,面对政府压力的时候,我真的就把所有的私家车停了,现在看起来是犯了巨大错误的。”周航对《财经》记者说。

  一个致命的打击是,在疯狂补贴一年后,2015年2月14日滴滴、快的宣布合并,这意味着合并后的滴滴快的以超过80%的市场份额形成行业垄断。

  当周航清醒认识到形势的时候,易到已经很难找到钱了。

  无奈之下,易到于2015年10月接受乐视7亿美元投资,乐视以此获得了易到70%股权,成为易到的控股股东。乐视入股之后,乐视网监事吴孟为易到第一大股东,占股66.67%;周航为第二大股东,占股25.33%;此后依次是易到联合创始人、高级副总裁杨芸的2.29%,以及联合创始人、CTO汤鹏的1.91%。

  上述易到离职高层人士告诉《财经》记者,当时除了乐视之外,还有一些投行想进军出行行业,投滴滴投不起,就想投易到。

  易到最终选择乐视是看中后者的生态布局——不仅为易到带来资金,还能带来生态资源,比如乐视手机就能帮易到触达用户。

  “周航是那种宁愿优雅地输,也不想狼狈地赢的人。”一位易到离职高管说,“打流氓不用打流氓的方法,用打绅士的方法,这个事情会吃亏。”

TAG:周航 易到 企业家

网站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品牌联盟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网站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采集,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侵犯到您的权益需要同本网联系,我们会立即处理!投诉电话:010-51581866转网络部
扫描左侧二维码或直接加微信号“brandunion”关注品牌联盟官方微信公众平台。

热点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