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专栏申请| 原创投稿 | English
品牌联盟网 > 人物频道 > 品牌人物

汪滔:无人机之王

分享到:
日期:2017-04-06 浏览:501 作者:任怡 来源:企业观察家

  80后的他和他的公司在全球消费级无人机领域一直是“领跑者”,

  占据了全球市场超过70%的份额。

  凭借着在这一领域的技术积累和专利储备,

  他带领着他的公司在无人机领域展示着“中国创造”的新高度。

  “它是首个在全球主要的消费产品领域成为先锋者的中国企业。”这是《华尔街日报》对一家中国科技公司的赞誉,能够得到挑剔的美国人如此高的评价,足见其在行业中的地位非同一般。

  在—般人眼里,在一些高科技领域,中国企业历来都是扮演“追赶者”“跟跑者”的角色,而他和他的公司却在短短10年内在消费级无人机领域充当着“领跑者”的角色。现在,这片蓝海的所有人都是后来者,都在踏着他已经留下的脚印。他,就是深圳大疆创新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汪滔。凭借着在这一领域的技术积累和专利储备,汪滔带领着大疆创新在无人机领域展示着“中国创造”的新高度。

  全球第一

  2014年之前,没有什么圈外人知道大疆的名头,更没人了解其行业——消费级无人机产业。实际上,大疆之前,世界范围内都没有消费级无人机的概念,汪滔是这个行业的“始作俑者”。

  《华尔街日报》美国版还曾在介绍深圳时称:深圳是世界上最大的无人机企业的诞生地,也是世界上最大电信设备供应商华为、最大互联网企业腾讯的总部。

  这家全球最有影响力的财经媒体,将大疆放在华为和腾讯的前面,或许是因为在美国,大疆比另两家企业更为知名。

  其他美国媒体同样对大疆推崇备至。2014年,《福布斯》将汪滔放置封面,评价其为中美创新人物的代表。同年,《福布斯》《时代》《经济学人》不约而同地将大疆产品“封为”年度最杰出的高科技产品之一。

  在国内媒体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这家企业已经霸占了美国市场。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的资料显示:获批使用无人机的129家公司中,61家在使用大疆无人机,遥遥领先于第二位。另外695家正等待批准的公司中,有近400家公司申请使用大疆无人机。企业客户之外,大疆更是美国个体消费者的唯一选择。按照大疆的说法,其占据了全球市场超过70%的份额。

  这些消息传回国内,舆论大为震动。随后的时间里,大疆以各种形式上尽了头条,不仅包括科技,还登陆了国际、政治、军事甚至娱乐版块,比如:《中国大疆无人机闯入白宫坠毁美国特勤处着手调查》《中国大疆无人机“侵入”日本首相府邸》。最夸张的一条报道是:比尔·盖茨为了体验大疆的产品,“打破禁忌”,购入了人生第一台iPhone。

  大疆还帮其他人上了头条。2015年2月,汪峰在章子怡的生日派对上,从大疆无人机上取下了9克拉的“鸽子蛋”,并求婚成功。媒体纷纷撰文:汪峰老师可算是上了一次头条!

  大疆一时风头无两。

  同时,一个新的商业奇迹拉开帷幕。这家2010年销售额仅300万元的企业,在2014年激增至5亿美元,并且仍以“每年3~5倍的高速”增长。2015年的融资中,大疆的估值高达100亿美元。

  资本对其趋之若鹜。一位投资人称:“(大疆)持股人现在不太愿意稀释手中的股份,因为它就像一台印钞机。”在实现5亿美元营收的2014年,大疆的利润高达1.2亿美元。

  按照2015年的估值,持有大疆约45%股份的汪滔的个人资产已经达到297亿元人民币。

  技术青年

  喜欢戴高尔夫球帽、留着小胡子的新晋“高富帅”汪滔,从形象上看更像是一位艺术家而非企业家。但是—开口,其作为全球行业霸主的自信与霸气就一览无遗。他曾对媒体说:“世界上没有一个人让我真正佩服。”

  这句话反应了汪滔的特性:他是一个自我认同感很强的人,同时,也是一个自我驱动感极强的人,这似乎是他的天性。

  汪滔是80后,他1980年出生于杭州的一个中产家庭。曾经的同学回忆称他是一个“从小就调皮、有个性”的人。高中毕业,汪滔考入华东师范大学,他在那里待了两年后决定退学,重新报考世界一流大学。

  汪滔的成绩一般,他向十几家高等学府寄出申请,只得到了香港科技大学的回复。在香港,他变成了一个彻底的“技术派”。2005年,汪滔决定将遥控直升机的飞行控制系统作为毕业课题,这个决定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

  课题的核心问题是让航模能够自动悬停。当时,清华、浙大等高校的博士团队也在研究类似课题,已经持续了几年时间,浙江大学还搞了一个“浙大无人机傲停一分钟”的新闻。

  对于本科生而言,这个课题的难度可想而知。学校给了汪滔1.8万港币作为启动经费,他没日没夜地研究了大半年,但课题展示阶段还是失败了,仅得到一个勉强通过的毕业分。

  面对挫折,汪滔很倔,他把失败品拿回家,又“折腾”了两三个月,居然真的搞定了飞控系统。他的研究成果仅比浙大的团队晚1个月,带着成果去珠海航展和高交会上转了一圈,汪滔就收到了企业的订单,于是他决定创业。

  他的成果也得到了导师的肯定。香港科技大学机器人技术教授李泽湘引荐汪滔攻读研究生,他也是大疆的早期投资者,目前仍持有公司10%的股份。

  2006年,汪滔在读研究生的同时,与两位同学一起创立大疆,又招募了几位成员。为了节省成本,他们将“总部”移师深圳,在一片城中村的农民房里安了家。汪滔回忆说,当时的想法就是开发一款产品,能养活一个10-20人的团队就行。

  起初,这个念头也是奢望。大疆起步时期的订单断断续续,接到的都是小单。最严重的问题则是当时团队上下找不到方向,汪滔起初想往专业的圈子里靠,但是涉及专业无人机级别的,不是军事类就是大型国企的需求,大疆的团队在各个层面都没有竞争力。

  没有收入来源,汪滔的个性又很强势,导致团队内部矛盾重重,两年的时间,创始团队成员全部离开。大疆经历了一段时间的困难期,最拮据的时候,公司账户上只有2万元。好在相信汪滔的并非只有他自己,亲属和朋友的持续投资帮助大疆渡过了难关。汪滔的中学同学谢加,卖了房子来投资大疆。如今,他担任大疆的总经理,是企业的“二把手”,持有14%、价值接近100亿元的大疆股份。

  定位消费市场

  汪滔的主要工作是搞技术,那段时间,大疆能拿得出手的研发人员只有他一个。他在本科毕业设计成果的基础上继续开发飞控系统,写了几十万行的代码。2008年,他研发的第一款较为成熟的直升机飞控系统XP3.1面市,随即四处兜售这套系统。

  当时,消费级无人机的概念已经隐隐成型,国内外的相关论坛聚集了一批无人机爱好者,他们从世界各地买配件,自己DIY高级航模,用成品来航拍。

  和其他飞行器一样,这类无人机也分为三大类,包括固定翼;依靠一个或两个主旋翼提供升力的直升机;以及有4个或者更多旋翼的多旋翼。其中,多旋翼的优点是机械简单,能垂直起降,缺点是续航时间最短,载荷量小。

  一位新西兰的代理商告诉汪滔,他的客户中超过90%人使用多旋翼,总抱怨找不到好的飞行器。于是,汪滔将积累的技术运用到多旋翼,再打包自己的飞控系统出售。在一众业余出身的飞行器中,大疆看上去超凡脱俗,通过各国的相关论坛,大疆的产品售往全球各地,口碑极佳,公司每月能有约20万元收入。

  搞定了飞行器和飞控系统,有了资金的汪滔开始研发其他技术。航模级无人机的核心技术拆解开来一共有4个部分:飞控、云台、图像传输和相机。飞控是汪滔的老本行,其本质和机器人技术一样,追求的是智能化飞行。云台是安装、固定摄像机的支撑设备,它要保证无人机在各种环境下做到稳定拍摄。

  汪滔在研发云台技术期间,订单就已经寻上门了。经营一家航拍公司的美国人科林一奎恩询问大疆是否有保证无人机稳定拍摄的方法一当时没有无人机专用的云台.DIY的成品很难做到画面稳定。

  大疆很快搞定了这项技术,他们的云台系统可以在飞行中调整方向,即便无人机摇摇晃晃,也不会影响画面质量。奎恩告诉汪滔,这个技术在美国会有很大的市场,他毛遂自荐加入大疆,和深圳总部一起成立了大疆北美分公司。

  奎恩是一个天才销售员,有形象有口才,他参加过综艺节目,在美国演艺圈有人脉。奎恩将大疆的产品赠送给好莱坞里的知名人士,通过这类渠道迅速传播大疆品牌,让更多对无人机一无所知的人了解了这个产业。

  深圳总部依旧在汪滔的带领下日夜攻关各种技术,2012年,大疆已经有了开发一款完整无人机需要的所有技术。在大量的工程试验间,他们不断修正错误,降低制造成本,将无人机的成本从数千美元降低到了不足400美元。这意味着消费者只需支付几千元人民币,就可以拥有一款智能飞行器。

  2012年年末,大疆推出了一款包含飞行控制系统、四旋翼机体以及遥控装备的微型—体机—一“精灵”(Phantom),这款无人机只需经过简单调试就能轻松驾驭,在机身上架设摄像机后,还可进行航拍。

  这款产品对于整个行业而言有着划时代的意义。此前,无人机的组装十分复杂,掌握飞行技术不容易,价格又昂贵,因此只在专业级玩家中流行。“精灵”让航拍成了一件简单的事情,也让更多普通消费者接触到了无人机。

  凭借这款产品,大疆正式奠定了自己的行业地位,同行将其比作业内的苹果公司。而单论行业占有率,苹果相较大疆也是望尘莫及。

  “精灵”问世后,汪滔几乎没有在销售上投入什么精力,公司的营收就持续成倍增长。订单的来源也不再局限于美国,欧洲和亚洲分别为大疆的营收贡献了30%的比例,拉美和非洲地区也有10%.整个市场完全是大疆的蓝海。

  汪滔本人却不是很喜欢这款改变大疆历史的产品,他没有出席“精灵”的发布会,因为“这款产品并不完美”。

  碾轧同行

  如今,大疆已有数十款在售无人机产品。大疆无人机的产品结构是金字塔形:入门级的精灵3,其上陆续是精灵3高级版、精灵4、inspire系列以及最高端无人机“筋斗云”。除了无人机产品,大疆还有云台相机灵眸系列、手持云台RONIN系列产品。

  大疆的产品研发是按照模块进行划分的,比如按无人机的部件分为动力系统组、导航组、光学相机组等,每一个团队都在做自己的事情。团队之间内部也存在着竞争。各个环节都在齐头并进,不断地有惊喜出来。

  比如,在2016年11月之前,大疆一直保持月均两个产品或方案这种令人羡慕的发布速度,而进入2016年11月份之后,大疆连续发布了8款产品及方案,被业界称作“丧心病狂”。

  大疆频繁发布新品的节奏,也让消费者在选择产品上产生了一些困惑。比如前段时间发布的MAVICPRO,直接与PHANTOM4产生正面竞争。而在MAVICPRO首批预订的很多用户还没收到产品时,新发布的PHANTOM4PRO,在相机、视觉避障方面又有了全新的突破。任性的大疆让自己的产品互相吊打,这与不少企业“挤牙膏”式的产品发布节奏产生了强烈对比。

  这跟汪滔的性格有一定关系。10年前,为了解决航模操控性能不好的问题,汪滔在无人机领域越走越远。平时很少面对媒体及公众的汪滔曾说过这样一句话:“我是做产品的人,我只想把产品做好,让更多人来使用。”这样的思想也让大疆多年来形成了一有好产品就会带给消费者的文化。

  对于大疆频繁发布新品并“手足相残”的做法,大疆内部也曾有一些讨论的声音,认为大疆已经在无人机行业领域拥有很多公司,大疆的新技术具备商业化条件后,完全可以将这些技术先放着,根据市场的变化慢慢放到新产品里面。而且从财务成本来看,频繁地发布新品,也导致工厂生产线的成本更高。但汪滔还是任性地把最新的技术不断对外发布并应用到新产品里面,他有自己的想法。

  近年来,无人机话题一直持续升温,前景被看好,这一智能化硬件市场已经吸引了众多初创企业和风险资本涉足,国内外众多无人机厂商扎堆儿,竞争日益激烈。

  在国际市场上,Parrot -直是大疆科技最有力的对手。前两年,法国的Parrot、美国加州的3Drobotics及大疆曾在消费类无人机领域形成了三足鼎立的格局。但2016年,3Drobotics放弃了航拍市场转投了行业应用市场,开始专注于无人机软件研发。在这之前3DRobotics -直紧咬住大疆不放,以行业第二自居,不过最终还是败下阵来。

  和大疆科技、3DRobotics在工艺上追求极致不同,Parrot的无人机有时候更像是极客们做的玩具,更多的还是偏向游戏娱乐,一直占领的是低端消费类无人机市场,与大疆产品的区分度更大一点。因此,尽管3DRobotics承认了自己的失败,但是Parrot却在无人机研制的道路上越走越坚定。

  不过,就在2017年1月11日,Parrot也无奈地宣布计划裁掉与无人机制造等相关的1/3员工,原因是消费型无人机业务的利润极低,难以“在中长期内保持利润增长”。

  这正是汪滔的策略,利用持续的创新和中国制造的成本优势,碾轧对手,进而筑牢大疆的霸主地位。

  但这并非意味着大疆从此再无对手。已有竞争者另辟蹊径,从植保和物流等企业级市场入手,希望实现弯道超车。例如在植保市场方面,广州的极飞科技在2015年已经推出了—套完整的植保无人机解决方案,极飞科技不打算售卖植保无人机,而是通过售卖服务的模式抢占市场份额,这比大疆足足早了—年;

  汪滔自然也不会放过这一领域。2016年3月,大疆的植保无人机MG-1正式发售,标志着大疆正式进入企业级市场。

  对于大疆而言,无人机市场就像一场马拉松比赛,有大量的竞争对手在身后追赶并试图超越。汪滔要想保持领先,没有时间停歇,还要继续奔跑。

TAG:汪滔 无人机 中国创造

网站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品牌联盟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网站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采集,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侵犯到您的权益需要同本网联系,我们会立即处理!投诉电话:010-51581866转网络部

相关资讯

扫描左侧二维码或直接加微信号“brandunion”关注品牌联盟官方微信公众平台。

热点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