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专栏申请| 原创投稿 | English
品牌联盟网 > 人物频道 > 品牌人物

贾跃亭:风越狠 心越荡

分享到:
日期:2016-10-21 浏览:664 作者:唐亮 来源:商界
导读:夹在鼓掌者与质疑者的中间,商人贾跃亭的冒险旅途实际上在和时间赛跑。

  “白手起家”“中国好老板”“煤老板”“富二代”“官二代”“故事大王”“网红一哥”“贾布斯”“爱哭的CEO”“造词家”“魔术师”……

  贾跃亭很神秘,外界强加给他的标签不胜枚举。据说,“贾布斯”最得其心,“煤老板”“富二代”“官二代”被严肃辟谣,而“前戏大师”是最令其反感的,乐视内部称其为友商不怀好意的污蔑。

  乐视已远非“雷声大、雨点小”般的存在。9月19日乐迷节,乐视生态旗舰店官宣当日生态总销售额超过49.7亿元,其中乐视会员收入27.1亿元,超级电视总销量突破86.6万台,超级手机总销量突破117.8万台,均创历史最高。

  就在当天的乐视919晚会上,贾跃亭亲自爆料,乐视汽车完成首轮融资10.8亿美元,柳传志、卢志强、沈国军、傅军、姚淇涌等大佬跟投。

  五年前,贾跃亭和他的乐视网仍是中关村的边缘角色。而今,他被称为中国的马斯克,蹿红的速度比火箭还快。

  起于阡陌,却志向远大,野心勃勃;虽命运多舛,然赌性十足,决胜于千里而不惜翻江倒海。中国商业世界每隔一段时间都会出现宛若贾跃亭这样的“冒险家”,但他无疑是眼下最“神奇”、也是最“危险”的那一位。

  没有之一。

  商人First

  贾跃亭首先是一位商人。

  这虽是一句废话,却道出了他与雷军、周鸿祎、张朝阳等中关村大佬的本质区别。

  后面一干人等,过去被称之为程序员、工程师,而今流行叫法都是产品经理。做产品的,无不是从用户痛点、极致体验、匠心独运等微观层面着手,形成闭环的商业模式。

  如雷军,小米产品谓之“发烧”,渠道中执行“饥饿营销”,利润上降至“免费”;以产品极致感圈拢庞大的“米粉”后,再借助小米手机的终端控制力,穿插形成由各项硬件服务组成的闭环。

  走过中关村最长的路,就是“雷布斯”的套路,可“贾布斯”却决定走自己的路。

  乐视名曰闭环,却选用安卓开放平台,硬件也可与服务脱钩;从来不搞饥饿营销,现货供应所有新品;硬件虽然低价,却以内容优势收取会员费赚钱;从不以单一产品为主,能够21天开11场发布会;只以生态为先,强调基于大屏场景环境下的互联网生态模式……

  而其中最大的区别,雷军用的是“霰弹枪”,硬件布局多元而分散;贾跃亭使的是“狙击枪”,从内容版权的积蓄和垄断细分出各个板块,形成具有自我掌控链条的生态系统。

  这是产品经理思维与商人思维的本质区别。商人逐利。商人首先考虑的就是政策风向、战略布局、生态构建乃至资本杠杆等宏观因素。俗话讲,开门做生意,心要大,路要宽,起势要对路,以利润为导向。

  那是十几年前了,中关村无人知晓贾跃亭。他先前到底是在山西洗煤的,还是兜售联通公司基建配套设备的都无关紧要,前者仰仗的是煤炭行业的繁荣期,后者搭的是通信建设黄金年代的便车,都与中关村IT圈没有瓜葛。

  直到2003年,3G牌照即将发放的当口,贾跃亭嗅到了一只新的猎物:网速起来了,视频时代就要来了。于是,他招了一批IT工程师,研发手机流媒体解决方案和软件系统。其最终的产品,就是用户在联通WAP网站上付费点播视频。

  这就是乐视网的前身,原始、简陋,毫无产品模式的想象空间,但贾跃亭提出了一个宏伟的目标:做流媒体平台。

  优酷、土豆都在免费,乐视网却在收费;互联网上的盗版内容浩如烟海,乐视网却在购买影视剧版权。说实在的,当时的IT圈里没有人看得懂贾跃亭的平台做法,乐视网那点流量根本排不上号;况且山西人又无海外背景,创业前期也难以获得资本的垂青,怎么看都是死局。

  但商人终究是又一次踩中了大势。2008年,乐视网起诉了十多家侵犯版权的网站,包括行业龙头优酷网。之后网络视频版权分销业务扶摇直上,为乐视网带来每年超过10亿元的收入,而当年的成本都是“白菜价”,电视剧几百元一集。

  2010年,乐视网登陆创业板。贾跃亭可以自豪地说,这家流量排名20名以外的视频网站竟然年年盈利,而优酷、土豆还在烧钱。

  之后,凭借创纪录的价格获得《甄嬛传》《潜伏》等大剧的网络独播权,乐视网又添补了免费模式,流量随后剧增,渐从边缘进入一线行列,广告收入也跟着来了。

  乐视网火了,贾跃亭出名了。

  2012年9月19日,贾跃亭称之为“颠覆日”。这一天,他亲自上台,着黑T恤、牛仔裤,首次直面观众,宣布乐视进入智能电视领域。

  他发明了一个新词:以垂直整合的生态链和横向开放的生态圈构成的生态系统。

  这个拗口的新词,表示贾跃亭又开始审时度势、绘制蓝图了,而其契机正是互联网、物联网、内容等产业领域的集体爆发。

  直白理解,乐视超级电视、电视盒子不是简单的电视和电视盒子,后面出现的乐视手机也不是简单的手机,将来会出现的乐视汽车也不是简单的汽车,它们都是串联起乐视生态的纽带、终端。而在所谓的乐视生态里,贾跃亭装了内容,如乐视网、乐视影业、乐视体育、乐视音乐;装了电商,如乐视商城、网酒网、LePar平台;装了应用平台、技术平台、大数据平台,如乐视云、乐视EUI;装了生活服务,如易到用车、零派乐享;装了金融平台,即乐视金融……

  以乐视网的版权布局为始,贾跃亭从一块屏幕扩张到所有的屏幕,向下探入日常生活消费场景,形成“平台+内容+终端+应用”的生态。这一次,IT圈终于恍然大悟,都说山西人会做生意,贾跃亭这局布了十几年。

  再极致的产品,也终有归期,小米的硬件闭环如今已然陷入麻烦;而今,轮到贾跃亭衬着乐视生态的PPT登上舞台中央了。

  谁在鼓掌

  对贾跃亭的乐视生态故事,资本市场是“鼓掌”的。

  2014年底,结束了长达半年的“境外生活”,贾跃亭回到国内。面对外界各种揣测,他平静地告诉大家,自己半年里把乐视生态复制到了海外,同时落实了乐视汽车项目。

  之后半年多时间,乐视网股价从二三十元,最高探至除权前的179.03元。而今,乐视生态总体估值已经突破3000亿元。

  不过,除了资本市场的青睐,我们更关注一个常被人忽略的视角:2015年4月14日,在乐视手机的发布会上,贾跃亭噙着泪水说道,他在国外4到6个月的时间里,没有一个人离职,这是最让他知足的事情。

  客观地说,作为一名“外行”,贾跃亭单凭一人是无法玩得转中关村的。在用故事打动资本市场之前,他至少要能打动一批志同道合者。

  而贾跃亭“圈人”很舍得下血本。

  乐视网副总裁刘弘应该是第一位被“圈”的。他本是一名跑电信口的记者,与贾同年出生,好得跟兄弟似的,遂决定一起创业。当时,贾跃亭虽然初到北京,却已身家数亿,但他还是愿意和刘弘挤在紫竹苑的一处公寓里。

  乐视网起初并未打开局面,最困难的时候已经不得不延发工资。就在曙光到来前的2007年,贾跃亭控股的西伯尔科技在新加坡上市,他立即套现部分股份挽救了乐视网。

  这并非贾跃亭唯一一次出手。2015年,贾跃亭连续套现自己的股份,总计约57亿元,无息借给公司补充资金。

  对投资者而言,贾跃亭是在“搞事情”,买股票可不是为大股东送钱的;但对一干下属而言,贾跃亭果敢、坚定、舍得、值得跟随。在面对媒体采访时,刘弘曾说,自己的兄弟是具有破釜沉舟魄力的人。

  央视主持人刘建宏、光线影业总裁张昭、导演张艺谋、导演徐克、魅族副总裁马麟、中国银行(601988,股吧)副行长王永利等,都是贾跃亭近年招募的强悍人马。据悉,乐视新做的项目里,贾只拿小头,负责人则拿大头,但风险由贾承担,包括拿自己的资产抵押。老大如此厚待了,人才自然愿意投靠。

  其中有两位联想手机前负责人颇有意思。

  梁军曾说联想乐Phone是最好的手机,可与iPhone媲美。然而联想启动多元化后,乐Phone被边缘化,梁军壮志难酬,遂被贾跃亭挖来做电视的研发。

  这是一次明智的抉择。贾跃亭可谓是陪着梁军,走遍了东亚周遭所有的面板企业,就为了一块出色的大屏。这种“就是要把事情做绝的态度”,让梁军的职业生涯再回正轨。

  而冯幸弃联想而投乐视,可能是因为被贾跃亭的“生态化反”理论说服了:“生态收入可以反过来支撑硬件补贴,因此可以支撑乐视做出更极致的产品。”

  很体贴的是,刚加入乐视时,移动部刚刚成立,冯幸只管几个人,办公条件简陋。贾跃亭特别吩咐行政给冯幸安排一个体面的办公室,怕他感觉落差太大。

  贾跃亭绝非外界所传的“只说不做的演员或资本说客”,既有宏观战略,又兼备事无巨细。让刘建宏很吃惊的是,与贾跃亭沟通,能细致到一处演播室的选址,如果时间充足,又能拔高到蓝图的设想。

  在乐视内部,有一个PMO部门,功能在于加强乐视生态各业务间的协同。按贾跃亭的设想,乐视追求网格化的协同,他搭舞台,不同背景的人才来唱戏,消灭所有山头。

  不过,在最关键的时刻,贾跃亭会独裁一把。

  2013年推出超级电视,2015年设想超级汽车时,团队反对声很大,贾跃亭力排众议推了上去。

  以生态聚拢人马,以人马构筑生态,这应是贾跃亭的操盘手法,也是他的原则底线。

  一个问题

  当贾跃亭天马行空般地扩充乐视生态与人才阵容时,一个现实问题摆在面前:贾跃亭能撑到乐视生态完工的那一天吗?

  从感官而言,乐视生态确实是一项豪赌,它铺的摊子太大了。

  乐视已从一个视频网站,狂奔到了今天布局手机、电视、汽车、金融、体育、影业、音乐、云等领域的巨擘,投资并购企业涉及酷派、TCL、易到用车和房地产企业财富时代。

  从乐视网2015年年报即可一窥其“花钱规模”: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为8.75亿元,但投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为-29.85亿元,明显入不敷出。

  在资金来源上,取得借款收到的现金有90亿元,发行债券收到的现金有19亿元。注意,这些钱还要还掉之前的债务,最后剩43.65亿元。

  而2016年上马的乐视汽车一期工程,预计就可以吃掉60亿元。

  2016年9月,贾跃亭出现在B20峰会上。有媒体报道,贾跃亭称“乐视的资金紧张状况应该还会持续一段时间”。接着就有好事者指出,这至少是贾跃亭在公开场合第三次表示资金紧张了。

  如此指摘确有合理之处,贾跃亭如今已经质押了其持有的近9成乐视股份。有观点认为,一旦乐视任何一个业务出现问题,将有可能引发多米诺骨牌效应。

  不过,贾跃亭似乎已经给出了根本性的解决方案,他在B20峰会期间演讲称:生态创新推动下一个增长周期。他是说给与会者的,可能也是说给自己的。

  乐视生态是一个烧钱工程,但也是一个吸金工程,而且规模越大吸金能力越强。

  乐视成熟板块的收入增长基本是倍增的。如乐视网,2014年收入68.18亿元,2015年倍增至130.16亿元;而在2016年上半年,乐视网已经收入100.63亿元。如此增幅并不是单纯视频网站能够达到的。

  在生态板块的协同效应下,我们甚至能够看到,超级手机的发布会贴片了其他厂商诸如汽车品牌的广告;在乐视的电影上映期间,乐视影业曾向观众赠送大闸蟹。

  同时,摊子铺大了本身就是一种阵仗。在乐视生态浮出水面前,贾跃亭最被人诟病的就是融资能力。可这些年,贾跃亭却靠融资养了四只独角兽企业,乐视体育30亿元B轮,乐视影业3.4亿元B轮,乐视移动5.3亿美元A轮……而乐视汽车的背后,已经有国家电网旗下英大资本、深创投、联想控股、民生信托、新华联(000620,股吧)等知名机构站队。

  值得注意的是,这些未成熟板块虽然大多亏损,但亏损额远不及同期优酷土豆、爱奇艺等公司的零头。

  与其说乐视生态撑不下去,不如说一堆中关村公司站在中青年危机的十字路口。

  事实上,和中国商业史上所有的纵横者一致,贾跃亭最大的敌人不是资金问题,而是时间问题。

  据传,乐视体育承诺3至5年上市,否则投资人有权按年收益率8%赎回;乐视汽车先前的融资项目也涉及18个月完成A轮融资的要求,否则将面临赎回;由于融资过于密集,2017年乐视面临多宗到期债务,还款压力将增大。

  这是一个典型的商业哲学问题:十个瓶子,只有五个瓶盖,如何在适当的时候盖上所有需要盖子的瓶子。

  讲故事,许多人只服贾跃亭,但不一定真的看好;但如果贾跃亭解决了时间顺序上的所有关卡,那他一定可以成为中国最会“盖瓶子”的商人。

  没有之一。

TAG:贾跃亭 乐视 商人

网站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品牌联盟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网站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采集,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侵犯到您的权益需要同本网联系,我们会立即处理!投诉电话:010-51581866转网络部
扫描左侧二维码或直接加微信号“brandunion”关注品牌联盟官方微信公众平台。

热点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