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专栏申请| 原创投稿 | English
品牌联盟网 > 人物频道 > 品牌人物

堂吉诃德·贾 :颠覆者的孤独之旅

分享到:
日期:2015-05-05 浏览:748 作者:李亚婷 来源:中国企业家

  贾跃亭消瘦了十几斤。

  近一年没有露面的贾,4月14日出现在乐视超级手机发布会现场,他用了很多感叹句。“令人窒息!”“太完美了!”“每次看到它时,我的心跳都会加快!”类似用词,男人多用于形容女人,而贾则是讲自己的产品。

  “颠覆苹果、秒杀友商、十项全球第一”作为主线贯穿始终。发布会开始之前,乐视播放了苹果著名广告《1984》——后者用大锤砸向了当时统治者IBM。按照相似情节,乐视也做了一条宣传片,片中所有人像教徒一样膜拜苹果,一个红衣少年却在众人不解与阻拦中,将苹果吃掉,打开另一个空间。

  贾跃亭定位中,他自己就是那个红衣少年。他完全了解可能遇到的批评、质疑与嘲笑。果然,对那次发布会的吐槽,足够再开一个“吐槽大会”,有人说他猖狂、自不量力,甚至说他是个“疯子”。

  “乐视每次做的事大家都看不懂,认为乐视在说大话,两年前超级电视发布之后,我们也是这样走过来的,现在来看,应该做得比当年说的还要好”。发布会两天之后,在贾跃亭办公室内,他接受了《中国企业家》独家专访,这也是他一年多来首次对外接受采访,语速不快,声调不高,没有很多手势。

  对于发布会上的表现,他给自己打80分,失去的20分是因为,“篇幅很长,300多页PPT得压缩到两个小时左右讲完,精华部分有些遗漏”。

  与马云等口若悬河的企业家不同,贾跃亭不善于面对几千人激情演讲。乐视发布会与苹果的新品发布会相像,但贾跃亭舞台感远不如已故苹果CEO乔布斯。

  该怎样描述贾跃亭?由于围绕他与乐视这家公司所引起的热议,这是自2013年后他第二次登上本刊封面。贾首先是个专注的产品人,超级电视、超级手机、互联网智能电动汽车第一产品经理都是他本人,甚至因为伏案时间太长,腰间盘突出,不能长时间倚在座椅靠背上;他是个“故事大王”,每出新产品,都宣称要颠覆传统产业,经常将梦想挂在嘴边;他是个资本高手,乐视并非土豪公司,干的都是需要花大钱的事情,可总能缝缝补补续上关键一口气。

  即使乐视的对手,也承认贾跃亭在驾驭资本、人才、产品,三方面确有独到之处,而且能将三者组合到一起,形成合力。接近乐视的人评价,从某一方面来说,贾跃亭更像一个开拓者。他不停拓展业务,打造生态闭环,只是投资人与市场的耐心都并非无限,他需要和时间赛跑,做出足以支撑概念的产品。

  在国内资本市场,你似乎很难再找到一只比乐视网看上去更“优质”的股票:互联网基因、颠覆苹果的口号、永远都与时俱进的新概念。只是一路狂飙的股价,有可能帮助乐视完成宏大梦想,也有可能以一个泡沫破裂而告终。

  风险不完全来自敏感的政商关系,从乐视已有业务来看,尚无一项可带来持续巨额利润。从2013年至今,贾跃亭曾十余次质押自己股权,将质押资金投入到新业务中,他的姐姐贾跃芳也曾将股票变现,无息将全部所得借给公司。2014年下半年,公司还拟定向增发募资45亿,更有一场金额高达45亿元的拟融资,到目前为止,还在推进中。从这个角度看,贾的确将自己的命运与公司深度绑定。

  “乐视一直命途多舛,只不过在2014年集中爆发,站在2013年我绝对想不到会发生这么多事情。”他感慨。2014年,他有近半年时间都不在国内。

  当贾谈到他寄予厚望的超级汽车时,会说,“超级汽车已创造了太多奇迹,即使最后失败了,我仍然觉得这个过程非常非常牛,这至少对其他汽车企业有借鉴作用”。虽然说的悲壮,但以颠覆者自居的贾跃亭,当然不希望让自己的梦想颠覆了。

  《中国企业家》独家专访贾跃亭、乐视多位高层以及数位业内人士,试图揭示这位中国最具争议的年轻商人,过去一年都做了什么?乐视生态真是在颠覆传统还是只是一个概念游戏?他手握哪些底牌,又面临哪些风险?

  野心

  贾跃亭几乎每天都会发朋友圈,少时两三条,多时七八条,几乎每条都与乐视相关。从4月份开始,他每天都发与乐视手机相关的文章和照片,为产品预热。

  有一件事情他只提了一次,严格来说,其实是半次,就是自己的病情。去年11月26日,他发了条朋友圈,“感谢朋友们关心与支持,香港手术顺利,我已回京住院进一步治疗。”后半条还提到了“SEE计划”,也就是乐视互联网智能电动汽车。“SEE计划将改善人类生存环境、推动一场新产业革命”。

  2014年年初,一次常规体检中,贾跃亭获知身体内有个1.5公分的胸腺瘤,在北京几家医院检查后,发现胸腺瘤尺寸并不大,表面非常光滑,基本判断为良性,尽管如此,医生还是告知他,要尽快取出来,耽误不得。

  按照贾跃亭的说法,当时乐视超级手机已经进入“冲刺阶段”,自己无暇顾及病情,没有足够时间做手术,就一直拖下去。在美国考察期间,他也去看过医生,医生警告他必须立刻做手术。

  2014年11月份,贾跃亭在香港做手术,本来术后休息一个月才可以工作,但公司高层轮番不断去香港汇报工作,每次开会都是一二十个人挤在病房里,一周后,贾跃亭就被香港医院“赶”了出来,回到北京。

  回来之后,他忙于乐视手机发布,发布会前,他连着好几天都是凌晨一点多才离开办公室,早上九点多就又来上班。

  “去年下半年国内有很多传闻,说我出去避麻烦什么的,这都不是最根本原因,或许只是一些猜测而已。最核心原因是乐视全球化。去年下半年我只做了两件事情,一是超级汽车,二是超级手机。”在被问及去年下半年真实情况时,贾跃亭如此回复。

  他在海外的真实情况,难以求证。手机与超级汽车两个项目在乐视同步进行,确切说,启动这两个项目时,乐视电视也刚刚面市。2013年4月,乐视推出超级电视,不到半年,小米在9月份也推出小米电视,市场竞争一瞬间变得激烈,但年底,贾跃亭力排众议决定开启手机和超级汽车两个业务。

  至今,他还记得跟乐视高层投票表决超级汽车项目的场景。乐视十几个核心高层就坐在他的办公室里,结果“99%的人都投了反对票”,只有他与助理两个人赞成。反对的原因在于,无论是资金还是经验,乐视都毫无优势,如果失败了,超级汽车很有可能会拖垮整个乐视控股甚至上市公司。

  与高层沟通之前,贾跃亭已考察半年。“当时已决定做了,只是做之前要跟他们沟通一下,”他也不在乎别人反对,“大家都反对也没关系,那我就自己做。”

  这一幕在当年决定做电视时也曾上演,现负责电视的乐视致新总裁梁军彼时也不理解。贾说服他安心做电视盒子就可以,电视的事他自己亲自做。“所有产品都是我先做,等他们看到信心时,再交给他们。”贾跃亭说。

  去年下半年,贾跃亭拜访了特斯拉、宝马、法拉利等世界顶级汽车公司。他站在奔驰位于德国斯图加特的全球总部之前,感慨“现代工业文明的高地,令人尊敬。可惜的是,他们一直都跟互联网时代距离太过遥远”。

  没有造车基因,他就全球挖人,迄今为止,特斯拉、一汽、英菲尼迪、广汽都有高层加盟到乐视汽车团队中。

  在贾的乐视生态蓝图中,视频内容只是乐视过去的核心,未来乐视生态系统有两个关键因素,一是用视频做入口;二是要利用自己操作系统EUI从底层将各个终端串联起来,实现多屏统一。

  乐视影业CEO张昭向本刊举了另一个例子,如果用户在乐视网看一部电影没有看完,完全可以用乐视手机和乐视电视继续看,这并非简单的用不同终端观看,而是当多个屏打通之后,终端就会围着用户转,“多个屏串联起来就是生态,只有屏,再买一些内容那不叫生态。”张昭如此解释。

TAG:贾跃亭 乐视

网站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品牌联盟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网站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采集,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侵犯到您的权益需要同本网联系,我们会立即处理!投诉电话:010-51581866转网络部
扫描左侧二维码或直接加微信号“brandunion”关注品牌联盟官方微信公众平台。

热点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