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专栏申请| 原创投稿 | English
品牌联盟网 > 人物频道 > 名人观点

周鸿祎谈与乐视酷派之争:贾总原以为扎了我一下

分享到:
日期:2017-04-27 浏览:602 来源:PingWest品玩

  (原标题:周鸿祎2.0对话录:卖手机、玩直播、回归A股,以及别人给他挖的坑)

  360快在A股上市了。

  一个月前的3月23日,重组后的“三六零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与华泰联合证券签订了IPO上市辅导协议,这意味着360会以非借壳IPO的方式,在境内A股上市。同时,这也几乎是在2016年声势浩大的私有化浪潮中,几乎唯一的幸存者”。尽管周鸿祎并不认为360是中概股之一,他更愿意把360退市和私有化称为“回归”。

  而在360计划在A股上市的背后,它的创始人兼董事长周鸿祎,已经低调了很长一段时间。看上去,他不像过去那么锋芒毕露了,跟过去的宿敌——无论是腾讯、小米还是新近的酷派,也都是相逢一笑泯恩仇的味道。周鸿祎现在在做什么?他为什么在智能手机和直播上花了那么多时间?私有化和回归A股的最关键时刻是怎么过来的?他对人工智能怎么看?作为唯一的私有化和A股回归幸存的互联网公司,360接下来还要做什么?

  针对这些问题,PingWest品玩创始人骆轶航最近跟周鸿祎聊了3个小时,在此把这次聊天的重点分享给大家:

  做手机还有机会

  骆轶航:眼下360还在做手机,为什么?这个市场已经很没劲了。

  周鸿祎:我不这么看。我们当初做手机坦率地说肯定是在最好时机。我意识到小米模式的时候,没找对合作伙伴,吃了好几年的亏。等到后来跳起来做,又找错了对象,找错了两次,这就不说了。

  骆轶航:(跟乐视和酷派的)仇恨还没放下呢?

  周鸿祎:那倒没有,谈不上什么仇,事儿都是自己做的决策,抱怨不了别人。我们尊敬的贾总(指贾跃亭)原来以为扎了我一下,没想到他自己也……目前肯定不是做手机最好的时机,因为红利时期过去了。

  骆轶航:就连华为现在做手机利润都变少了。

  周鸿祎:同质化竞争比较激烈。我们既然决定做了手机,我这个人做一个什么事儿就不轻言放弃,我反而觉得,手机憋了这10年没什么变化,再往下,肯定有机会。

  第一,肯定会有点变化的机会,但这种变化的机会,如果你现在就退场不玩了,那肯定前面所有的东西都白费了。第二,我们感觉手机再往下发展,还是被证明它和电脑不太一样。电脑最终就是一个生产力工具,但其它的智能硬件都比不上手机。手机是人类发明的离人类关系最近的一个设备,这是历史上从来没有过的。

  换句话说,它就是你新长的一个器官,对你来说,老婆都可以丢了但不能丢了手机。我跟高通的人交流,我们手机已经做到6GB,很快就会到8GB,CPU也做到8核。这样的情况下,通过一些软件的创新,当直播来临的时候,每个人拿出手机,过去只为了拍摄,但并不为直播准备的,当你为直播准备之后会发现,如果手机大量用来做直播和拍摄,你用花椒直播就知道,花椒直播背后有很多增强现实(AR)的东西,而AR的背后都是人工智能。大家今天谈Deep learning深度学习,我们用了很多深度学习的算法,但这些算法都不是在服务器或GPU机群上做的,而是在手机上实现的。它会把手机的GPU、CPU能力挖掘得淋漓尽致。我认为刚刚开始。

周鸿祎谈与乐视酷派之争:贾总原以为扎了我一下

  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周鸿祎找来原华为手机团队高管李开新负责手机业务。

  不想再讲段子了

  骆轶航:去年被耍了一道?

  周鸿祎:对我来说,最糟糕的时候是去年。但是忍过来了,我们是前年年底被耍了的。后来又重新做了调整,我们意识到360毕竟不是硬件专家,更多应该在硬件提供的平台上把软件做得更好,所以我们360 OS(操作系统)可以来解决安全的问题。还有我刚才说的未来更有创意的,把手机和人工智能结合,和新的AR结合,这都是靠和软件结合。

  硬件我们把李开新找来做团队的调整,很明确,一个公司成和败要由人来决定,人要由他们的文化决定。当年我和酷派合作的时候,华为的余承东劝过我。我也游说他们和小米进行竞争,他们做了荣耀。他说酷派做手机的时候我们华为什么都不懂,经过十几年,我们华为手机做起来了,有很多积累,酷派手机越倒做越low了,这家公司你不觉得有问题吗?你为什么要跟这样的公司合作呢?他说得有道理,但我也没办法。

  后来我们团队做了调整,现在的团队基本是以华为,我还是比较喜欢华为这家公司的,他有很强的学习能力,做事情执行力也很强。我现在给手机公司的定义是,重新认识清楚自己的定位,目前的销量可能在千万级的量,也不可能期望它短期内快速地膨胀,也没有必要像小米那样追求过度增长,所谓过犹不及。

  骆轶航:小米确实遇到了瓶颈,涨不动,现在也往线下走了。

  周鸿祎:这是另外一个话题,我觉得小米发展挺好的,但是自己把自己捆紧了,非要做那么高的估值,这样会让自己的动作变形。

  骆轶航:外部环境变了之后自己的估值下不来,也没法收。

  周鸿祎:所以,我们第一步目标就是重整团队,重整目标,发挥我们的优势。我们就两个优势,一是安全,未来在手机上这个机会一定会到来;二是软件上的创造力,和其他至少做硬件的公司比,我们还是有优势。

  骆轶航:但360最擅长的安全业务,还没有完全移植到自己的手机里面来?

  周鸿祎:这已经全部移植到手机里了,但我们认为安全还要不断地与时俱进,比如现在专门针对某一个手机的问题对你发起攻击,每一款手机至少有好几百万、上千万的用户,犯罪团伙总是有可乘之机。策略上只要放低了期望,不要高歌猛进。我们现在是活下来了,在这个赛场里我还是个player,那我就还有这种机会。

  对手机我也在思考一些问题,但我也未必懂手机,我听说很多公司都是老板最后决定东西,但你决策错了呢?因为老板不是万能的神。既然我把李开新找来的,他们在华为也被证明是可以的。我们没有像酷派那样整建制地从华为挖人,肯定不能那么做。我们就找了两三个比较有经验的中层,我认为华为的中层已经能给我们带来很多值得学习的东西。我就让团队自己成长。

  李开新来了还是有些变化,我们不做那么多手机了,也不做那么多平台了,争取一年就做几款精品。过去到底做不做线下渠道,做什么样的线下渠道也犹豫不决,现在我们和京东、天猫在线上进行合作。我依然会给手机站台,要不然大家以为360不做手机了。但我不会跳起来。我也在反思这个模式,原来小米的发布都是雷军,但最后是不是也审美疲劳了,老罗也总是靠自己说段子,有一度,我们几个都是能说段子的人,都靠在舞台上进行表演,好像演员就成了互联网手机的模式。

  骆轶航:那就是互联网手机的惯用做法啊。

  周鸿祎:那样真的对吗?华为里的人口才都不是特别好,至少不是段子手,老余是练出来了,华为换了谁站在台上,讲的好不好不一样也能卖动吗?OPPO更没有人,魅族黄章同学都不出来,靠老白(魅族总裁白永祥)那个普通话,有时候听都听不太明白。但他们不就是产品做得好,我们要摆脱反而千篇一律互联网段子手的模式。

  刚开始雷军第一个这样用很好,但后来大家都这么用就过犹不及,物极必反。我也希望摆脱这种模式,最后手机做得好不好还是产品说话。也许有的人来因为你讲一次相声会听你讲一次课,但这只是消费一次,你不能永远讲段子和京剧。

  骆轶航:我花3000元买张门票,但可能不会花3000元买个手机。

TAG:周鸿祎 乐视 酷派

网站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品牌联盟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网站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采集,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侵犯到您的权益需要同本网联系,我们会立即处理!投诉电话:010-51581866转网络部
扫描左侧二维码或直接加微信号“brandunion”关注品牌联盟官方微信公众平台。

热点图片